height="a"/>

我幾次流離,你都數算;求你把我的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裏。這一切不都記在你的冊子上嗎?(詩56:8)

此時此刻在世界的某個地方,也許就有一個受逼迫的基督徒正在哭泣。表面上看,他們的眼淚最後不過是滴落到地上,似乎徒勞無益。但是很多年前,大衛王就深信神會記念他的眼淚。對於上面所引出的那段經文的另一種翻譯,其中“將眼淚記在冊子上”,就有將眼淚裝在“瓶子裏”或者“酒袋裏”的意思,因此中文直接翻譯成“裝在你的皮袋裏”。

現在的中東地區還是經常能看到一些奇形怪狀的瓶子,上面貼著“小瓶”的標簽。但是在古代的中東,這些瓶子被稱為“集淚瓶。”丈夫出征打仗時,妻子就會為自己的丈夫將眼淚收集裝在瓶子裏。丈夫歸來時,妻子就會將瓶子交給他,作為自己愛的見證。在有家人去世或家庭遭遇重大災難時,家庭成員就會拿著集淚瓶,收集在場所有人的眼淚。有時,人們會將眼淚儲存在一個小的圓形瓶子裏,然後用蓋子蓋上。這些裝有眼淚的瓶子代表了整個家庭的痛苦,眼淚作為一種信息裝在瓶子裏。那時每個人去世時都會和自己的集淚瓶一同埋葬,考古學家已經在古墓裏發現了許多類似的瓶子。

在大衛王時期,以色列人所使用的集淚瓶很可能是用獸皮制成的。大衛經歷過諸多的苦難和逼迫,他毫不懷疑這一點:自己的眼淚並不是白流的,而是被神收集著。詩篇56章的內容,也可能正好描繪了那些受逼迫的弟兄姊妹的景況,這些話提醒著我們要“珍藏”他們的眼淚。

大衛的禱詞也適用於現在,有人試圖蹂躪我們的弟兄姊妹,意圖傷害他們,窺探他們的行蹤。大衛堅定地信靠神,在第3、4節,他說,“我懼怕的時候要倚靠你。我倚靠神,我要讚美他的話,我倚靠神、必不懼怕,血氣之輩能把我怎麼樣呢。

《來自伊朗的吶喊》是一部非常感人的紀錄片,當你聽到主人公伊朗牧師海克的故事時,一定會潸然淚下。海克牧師於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為自己的信仰殉道。當時有一個叫麥迪‧迪巴傑的弟兄,因背棄了原來的信仰而被判死刑,為了使麥迪獲釋,海克牧師一直不辭辛勞地奔走。麥迪最終奇跡般地獲釋了。在海克牧師的葬禮上,麥迪眼淚汪汪地說:“海克應該活著,我才是那個該死的人。”在六個月之後,麥迪也殉道了。

最近,我們在中東地區的辦公室收到了一份來自伊朗的禮物──集淚瓶。這個瓶子讓我們記念伊朗基督徒的眼淚,還有全世界所有遭受逼迫的基督徒的眼淚。這個瓶子不但代表著憂傷、眼淚和苦難;也代表著在主裏的信心和信任。

讓我們銘記他們的眼淚,我們知道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讓我們一同喜樂,因為神最終會擦乾他們的、我們的、並所有人的眼淚!

回應:今天,我會紀念在全世界我們基督徒大家庭裏,那些正在患難中和流淚的肢體。

禱告:為遭受逼迫的教會信徒禱告,也許他們此時正在憂傷悲痛地流著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