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跟路得*坐下禱告。她丈夫是教會領袖,但現在正被關進牢獄中。

在路得向我們述說,她在厄立特里亞這個非洲最壓制的國家怎樣作基督徒時,我們向她保證,會盡力隱藏她的身份。

最初她仍有些遲疑,但過了一會,她豁了出去,彷彿要將抑壓在心裡已久的苦情盡訴。

“我生於基督徒家庭。1994年,我在少女時代信主,並立志專心跟隨祂。那時,厄立特里亞的教會仍然有自由傳福音,令很多人得救。”

來自政權的壓力

但8年之後,政府關閉所有獨立教會。所有在政府批准的教會以外聚會敬拜的人,都會受到嚴厲的逼迫。

“政府最終關閉了我們的教會,並將我丈夫囚在監裡。他是一位敬畏神的教會領袖。神賜給我們三個孩子。”

她說,生活變得非常困難。基督徒盡一切可能互相幫助,但每個人都處於衝突中。

“我很擔心他,不知道現在他怎麼樣。但令我更不能忍受的,是三個孩子掛念著爸爸,常常哭著要他回來,因此也影響到他們的學業。我獨自照顧他們實在很困難,我真希望他能夠回來跟我們團聚。”

“在厄立特里亞出生的嬰兒,最重要是取得出生證明書和疫苗接種紙。但要取得這些文件,要從認可教會取得受浸證明。基督徒若不參加認可教會,他們的子女不能入讀學校,也不能得到任何食物券或公共服務。這樣,政府便很容易知道哪些是在認可教會以外敬拜神的人。”

來自社會的壓力

政府關閉教堂破壞了厄立特里亞人民的團結,使不同宗教和教派人士之間發生衝突。

基督徒被人稱為“西方帝國主義者的走狗”,或者“憎恨祖國的人”。

“我們是喜愛和平的人;我們只是要和平地敬拜神。”路得強調:“作為厄立特里亞基督徒,我們愛自己的國家。我們沒有任何政治取向,我們想要的,只是敬拜神的自由。”

路得在談論厄立特里亞基督徒的生活

“我覺得我們不但有來自政府的壓力,也有來自社會的壓力。他們急不及待要在我們秘密敬拜時捉到我們。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要非常小心,並且要戰戰兢兢地生活。在工作的地方,若他們知道你是獨立基督徒,他們會密切監視你,要抓到把柄令你被辭退。他們的目的,就是要令我們生活得艱難。”

子女被排擠

路得說:“孩子在學校也受到排擠。厄立特里亞人現在開始佩戴宗教項鍊,但由於我們沒戴,他們便稱我們為異端,並以此威嚇我們的子女。”

“我要關上門才能跟子女講福音。”路得傷心地說:“他們太小,不曉得分辨情況。有一天,一名警衛來到我家,但我的女兒仍在唱詩。我只得衝上去按著女兒的口。我一面向孩子傳講福音,同時告訴他們不要向別人講,這對他們是非常混亂的。”

基督徒的掙扎

在充滿挑戰的艱難環境中,路得學會了一個大智慧。“基督徒就是要為福音受苦。當痛苦來臨時,身體抱怨,但在認知裡卻深深明白忍受苦難是基督徒的責任。我們就在這兩者之間被拉扯著。”

儘管如此,她也不是沒有恐懼的。“我希望子女成長,能夠自由敬拜神。我對他們抱有夢想,也希望他們能夠安全。但我害怕一旦我被捕了他們會怎樣。他們能應付得來嗎?”

但她顯然已經有答案:“然而神的愛勝過逼迫,使我們縱然在危險之中仍要敬拜祂。我們知道有危險,但由於對神的愛,我們不能不敬拜祂。我們也不能停止向祂祈禱,因為我們需要祂幫助我們勝過困難。”

厄立特里亞是世界上人權狀況最惡劣的國家之一,基督徒承受著極度逼迫。請你以禱告奉獻來支持路得等面對逼迫的基督徒。

*為保護當事人,此乃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