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薩米哈是一位非凡的女性

一年多以前,一個男子衝進開羅聖彼得科普特東正教堂的女子堂,引爆了繫在胸前的炸彈。薩米哈當時就坐在那裡。教堂裡寧靜祥和的氣氛頓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尖叫、黑暗和濃煙。薩米哈的丈夫卡利尼從男子堂衝過來絕望地四處尋找妻子,卻找不到她。

薩米哈談到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我醒來以後,臉上裹著醫用紗布。醫生問我是不是叫薩米哈•阿多比?我說是的,那是我的名字。他又接著問‘你丈夫的名字是不是卡利尼?’我又回答是的。因為他們無法辨認我的身份,在此番對話前給了我一個編號——99號。因為我的臉受了傷,沒人認得出我。”

在醫院裡,醫生們沒有給她多少希望。他們告訴卡利尼,她無法存活。

當天的襲擊奪走了27條人命⋯⋯還奪走了薩米哈的半邊臉。

主希望我活下去”

2017年8月,敞開的門同工去到開羅探訪薩米哈及其丈夫卡利尼。

“醫生們或許已經放棄了薩米哈,但神的計劃卻不一樣!”卡利尼很快指出。

薩米哈已經面目全非,但當她露出笑容時,還健康的半邊臉就閃耀著光彩。她說:“醫生們覺得我已經沒得治了,所以他們只是偶爾來查查病房看我死了沒有。但我活了下來。”

薩米哈在折磨時有耶穌的同在,她向我們作見證時還散發著堅定不移的信心的光彩。“我不太記得爆炸案發生的情形,以及之後一天的情形。但我記得爆炸發生後我躺在地上,就看到耶穌在天花板上。”她說耶穌後來持續向她顯現,就連在醫院裡也一樣。她陷入昏迷後仍然念著耶穌的名字。

“我願意為耶穌死,但祂仍然以神蹟保存了我的性命,我相信祂想要我活著。”

饒恕我們的仇敵”

卡利尼掙扎於是否要原諒那天襲擊教堂的人。“但我的信仰吩咐我原諒他們。因此我每次憤怒起來,就坐下翻開聖經,翻到登山寶訓。耶穌在那裡說我們應當饒恕我們的敵人。一遍又一遍讀這段經文真的讓我受益良多。”

令人驚訝的是,薩米哈並不掙扎於憤怒。她不可思議的回應:“如果我遇到襲擊者的家人,我唯一會問他們的就是‘你認識耶穌嗎?’我祈求他們尋得真道。”

薩米哈希望能回到匈牙利去接受手術,以修復她的容貌。

你也可以為弟兄姊妹帶去希望

  • 禱告薩米哈繼續康復,她丈夫卡利尼能繼續支持薩米哈;在開羅襲擊案中喪親者,求主加添力量和安慰給他們。
  • 奉獻。薩米哈的倖存是個神蹟。但在埃及,針對基督徒的暴力事件卻在增多。在我們2018年《全球守望名單》上,埃及的排名上升了4位——從去年第21名升到17名。你的奉獻能夠支持在埃及乃至全世界為信仰受苦的主內家人。
  • 想進一步了解?今年5月來自埃及的講員將在香港和台灣分享他們的故事!歡迎前來聽講,深入了解埃及基督徒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