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賽53:5)

菲利克斯·利雅得醫生是一名生活在巴黎的猶太人,他的孫女死於白喉病,他發誓要找出病因,於是將自己鎖在實驗室裏一段時間,並與自己的同事劉易斯·巴斯特共同決心要證明所發現的病菌理論。醫學協會反對巴斯特的想法,甚至將他趕走。但他沒有放棄,躲在巴黎近郊的樹林裏,建立了實驗室以繼續自己被禁的研究。

一天,巴斯特臨時搭建的實驗室迎來了二十匹馬做實驗,科學家、醫生還有護士們都前來觀看。利雅得打開鋼鐵制的保管庫,從裏面拿出一個大桶,桶裏全是他細心培育了數月之久的白喉細菌。細菌的數量足以讓所有在法國裏的人喪命。

科學家來到每匹馬跟前,用蘸了那些致命的細菌的棉簽擦拭每匹馬的鼻孔、舌頭、喉嚨和眼睛。除了一匹馬以外,其它的馬都開始嚴重發熱,繼而死亡。大多數的醫生和科學家都厭煩這個實驗,甚至都沒有留下繼續觀察那匹唯一幸免的馬最後是否和他們所想像的一樣死亡。

許多天之後,僅剩的那匹馬已經奄奄一息了,可憐巴巴地躺在地上。當利雅得、巴斯特和其他人都在馬廄的床上休息時,值班的護理員則密切關注著馬的體溫。他接到指示若夜裏馬的體溫有任何變動就要喚醒科學家。大約凌晨兩點,馬的體溫下降了零點五度,護理員叫醒了利雅得醫生。到早晨,溫度計顯示馬的體溫又下降了兩度。到了晚上,馬的高燒就完全退了,它已經可以站起來吃喝了。

然後,利雅得醫生拿來一個大錘,在這匹美麗的馬的雙眼之間給了它致命一擊。科學家們從它的血管裏抽取出血液來,因為它雖然患上了白喉病,但是它勝過了這種疾病。他們火速趕到巴黎市醫院,並強行繞過醫院負責人和保安,徑直來到監護室。病房裏躺著三百名被隔離起來的嬰兒,他們都患有白喉病,正在等待死亡。科學家們將那匹馬的血注射進每個嬰兒的體內,除了三名嬰兒之外,其餘的嬰兒都活了下來,並最終完全康復了。

是得勝者的血拯救了這些嬰兒,但有一位得勝者的血甚至拯救了許多人的靈魂。祂必須犧牲生命,以給他人帶來生命。

回應:今天我要不斷地讚美耶穌,因祂是得勝者,祂為我的罪流出寶血。

禱告:主啊,感謝祢,因為祢是得勝者,甘願犧牲自己,使我得著豐盛而永恆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