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還以為是在事奉神。(約 16:2下)

今明兩天,我們要來看毛拉納弟兄的見證(他曾是一名逼迫基督徒的恐怖分子,後來卻成為了基督徒,並最終做了宣教士):

我出生在印度尼西亞爪哇島中部的德瑪克小鎮一個穆斯林家庭。家人們非常嚴格遵守伊斯蘭教法。作為一個穆斯林,我閱讀了大量的古蘭經、聖訓集,以及所有能夠幫助我成為虔誠穆斯林的書。

就這樣,我漸漸認識到一位國際有名的伊斯蘭教領袖──伊朗的霍梅尼。我非常贊同他的觀點,以及他向所有的穆斯林信眾發出的改革的呼籲,這對我們小區實施伊斯蘭教法極為有利,並可使這個國家的生活方式都歸正在古蘭經所傳達的真理裏面。我不喜歡西方世界,因為西方人的生活方式影響了東方的生活方式,我們年輕人穿著打扮得和西方人一樣,這和伊斯蘭所提倡的規矩相去甚遠,我厭惡這些。

此外,這還導致我討厭那些來印度尼西亞的游客。因為他們帶來了西方的生活方式,這並不能為我們伊斯蘭做好榜樣。在我眼中,基督徒是伊斯蘭教法在印度尼西亞得到傳講與實施的妨礙。印度尼西亞必須脫離十字架。這是必須的!伊斯蘭教法必須在公民社會得以運用。基督徒敬拜耶穌,而耶穌不過是一個人。對於我們而言,這樣做就是罪,我們必須從教堂裏停止這樣的活動。

正如國家憲法所規定的那樣,印度尼西亞政府一直致力於宗教自由。但是,我們穆斯林不認為這是好事。因為這並不能給我們國家的未來帶來任何益處。我們得不到政府的支持,於是就用自己的雙手來執法。我們攻擊基督教會,在他們講道時襲擊牧師,讓會眾感到恐懼。我們這麼做是因為政府不支持我們,所以我們只能自己動手。我們根本不畏懼死亡,因為霍梅尼曾鼓勵我們要流乾最後一滴血來鏟除異教徒。

還記得在巴利島的轟炸嗎?那件事情就同時表明了我們的不滿和目標。稱我們為恐怖分子根本就是個錯誤,因為我們只是愛真主的人。

政府支持印度尼西亞東部以及海島地區的基督徒,這實際上阻礙了伊斯蘭教法在當地的教導和實施。因此,我們想出了各種秘密計劃以完成教法的實施。我當時是從東爪哇省駛往安汶島那艘船上的五千名士兵中的一員。在從泗水到安汶島的路上,我們在梭羅河劫持了一艘船。我們搜遍整艘船,還查了每名乘客的身份證。凡有基督徒身份的人,不是被殺就是被扔到海洋裏。我們一伙人霸佔了那艘船,然後駛往巴利島去鏟除那裏的基督教會。

明天,我們將繼續看毛拉納遇到耶穌後的生命轉變。

回應:今天我明白了,因著耶穌在我裏面,我可能會遇到逼迫和殉難。

禱告:為那些像印度尼西亞基督徒一樣的信徒而禱告,他們雖然生活在衝突的地區,他們仍冒著生命的危險為耶穌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