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哪裏,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裏;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 (約 12:26)

一位遞送聖經往古巴的加拿大同工,曾問過一位牧師領袖(他接收所發過去他們迫切需要的西班牙語聖經):“我們是不是在讓你冒風險?”他把手放在心上,回答說:“冒風險?什麼風險?我接受主耶穌基督作救主,服侍祂,已經是風險。如果他們想要殺我,那才好呢,我馬上進到榮耀去。”

羅納爾多•赫爾南德斯是一位古巴的衛理公會牧師。他的父親因為被陷害而罹獲五年牢獄之災,因此希望家人遠赴邁阿密避難。但是羅納爾多決定留在古巴,明白這是自己當背的十字架。

“我記得父親告訴我,我會為這決定付上沉重的代價。”他說。他的神學院教育,因其被強送至勞動營服役而中斷。這勞動營條件粗糙簡陋,成員大部分都是些硬心的罪犯。

他和另外七個基督徒,夜裏秘密地在甘蔗地裏聚會。他們禱告、讀經和互相激勵。“我是在那個勞動營裏成了牧師,而不是在神學院裏。”

另一個國家的一位基督徒,在監獄服刑20年後釋放。他分享了死於獄中妻子的絕筆詩:

作主真門徒,努力耕田地。乞食無愧色,襤褸猶錦衣。寒崗凍欲死,口內無怨詞。

惟願福音傳,趕快莫延遲!倒懸十字架,無悔平生志。

已逝的傑米•白金漢寫了這樣令人難忘的聲明:“沒有風險的生活,是沒有得勝的生活,它意味著終身向平庸屈服,是所有可能的失敗當中最壞的一種。”[1]

回應:我不屈從平庸之敵,無論怎樣的風險,也要跟從耶穌。

禱告:主啊,幫助我真正地跟從祢,甚至因此而上十字架!

[1] Jamie Buckingham, “Best Quotes,” Charisma (August, 1995), p.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