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灣地區的婦女(圖像只供參考)

你如何定義自己的身份?是故鄉還是原生家庭?工作還是教育?還是在基督裡的救贖身份?

海灣地區某國的一位學前班老師瑞貝卡*有時要經過一番掙扎,才能重拾自己在基督裡得救的身份和價值。

作為學校裡僅有的幾名基督徒老師之一,瑞貝卡與另一位主內同事達成了默契,把基督徒詩歌教給自己負責的小孩子。瑞貝卡和這位老師去不同的教會,兩人在校外從不會面。但兩人在一起時,教授英語的瑞貝卡和教授音樂的穆斯塔克*就一起把聖經與耶穌的故事編織進兒歌去教導孩子。

在學校教了5年書之後,瑞貝卡與許多母親結下了友誼。「有些母親會悄悄來找我,請求我為她們禱告,或者問起孩子在家裡哼唱的一首歌。還有一位母親甚至好意告誡我可能會招來麻煩。」

然而,她遇到了多少善意的家長,也有多少個不懷好意的。

「每年都有個別家長或一群家長來抱怨,說穆斯塔克弟兄和我怎麼能與孩子共飲一個水源。他們還抱怨說我們影響了孩子,消減了伊斯蘭教的力量,他們還說不想要學校裡有基督徒作楷模。」

瑞貝卡來自另一個海灣地區國家,從小就明白無論自己多麼刻苦去學習,都永遠無法改變自己一輩子作為少數族裔遭到歧視的命運,一輩子都是異教徒 (kafir) ——否認或拒絕伊斯蘭教並因此被視為不潔淨的人。

「過去一年裡,我差點就放棄了。有個小男生來找我說:『老師,我媽給學校裡所有老師送了禮物,唯獨沒給你。媽媽說你是個異教徒。這是真的嗎?我祖母說異教徒不該觸碰我們。』」

聽到自己手把手教寫ABC的小男生這麼說,瑞貝卡心都碎了。

「多年來,教科書和我的老師、同學們不斷地告訴我:我就是個異教徒。我明明是在基督裡滿有尊榮的女人,但在我的國家,我就是一個奴隸——被每天灌輸給千百萬人的錯謬思想所困。」

幾天後,瑞貝卡就被要求與另一位老師交換班級。

「我別無選擇。教學主任態度還算溫和⋯但我明白這是因為有些家長不願意我的『骯臟』皮膚碰到她的孩子,」瑞貝卡一邊說一邊回憶那天的情形。「感覺就像回到了學生時代,事情再次重演:穆斯林孩子在學校裡總是比我有權力;即使我現在是老師,但仍然是個異教徒。」

瑞貝卡說出下面這段話時露出了一絲笑容,與臉上的淚水形成了鮮明對比。這正是海灣地區世代以來的基督徒女性在敵對環境中擔任教師和護士分享耶穌時,一直堅守的。她們心中滿懷喜樂地堅守信仰,即便身邊滿是敵擋和逼迫也不在乎。

「從每天充滿著攻擊和仇恨中自救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立即放棄並宣佈成為穆斯林。但我永不會那麼做!我永不會那麼做!」

*出於安全考慮使用化名

-----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每週收到有關受逼迫基督徒的最新消息和代禱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