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為前基督徒囚犯而設的「創傷意識培訓」中,前基督徒囚犯為在囚基督徒祈禱。

莫拉德*為著信仰耶穌基督的緣故,而入獄6個月。其間,他遭到身體上的虐待,被單獨囚禁,還遭朋友出賣。但他仍然沒有放棄為福音而活。

莫拉德小心地吮著咖啡。他的頭髮已經漸灰,儘管經歷了這一切,他閃亮的藍眼睛仍和從前一樣友善。他謙遜而不自誇,盡心竭力為基督而活。

問起他的鐵窗生涯,他就柔聲開始分享起來。「我過去是教會裡的教師,曾經走轉不同城市,教導那裡的新生基督徒,為我們的植堂事工培育人材。我被捕時也在做這個服侍。」

被捕的那天,莫拉德在公園裡低聲與一位年輕的新生基督徒談論基督。「之後我就看見兩輛汽車停在路邊。公園一般很清靜,因此我有些吃驚。有4個人從車上下來,朝我們走來。他們蒙住我的眼睛,把我推上了小貨車。」

我們問他那個初信者後來怎樣了,他就稍作停頓。「我不知道他怎樣了。他可能及時逃離了,但他也可能就是幫秘密警察設陷阱的那個人。他可能就是他們的一員。」

莫拉德用雙手比劃著去監獄所走的路。監獄很奇怪,位於一個陌生的城市。「沒有人知道我的去向、沒有回到教學崗位的原因。我沒有妻子,沒得到打電話的機會。所以我徹底孤立無援了。」

神沉默了?

莫拉德不僅因拷問而掙扎,也在與神的關係上掙扎。「我覺得在拷問過程中,神沉默了。我心想『祂為何沒有阻止此事發生?』但我在牢房裡跪下向主傾吐心意的時候,我卻感到主與我很親近。」

幾週以後,莫拉德就從單獨囚禁中被轉移到普通牢房。他在牢裡遇到同教會的一個弟兄時,還以為事情要好轉了,結果事與願違。「這個會友對我怒不可遏。是我領他信主的,結果他和妻子現在都坐了牢。他們14歲的兒子也遭到威脅。他說是我毀了他的人生。」

莫拉德分享時,眼中明顯透著傷痛。「我告訴他,他並不是選擇跟從了,而是選擇跟從了耶穌。但他不聽,甚至還在我第一次庭審的時候出庭指控我。」

但耶穌向這個人說話,改變了他的證詞。「我第二次庭審的時候,他就哭了出來,還告訴我,是他自己選擇跟從耶穌的。」

莫拉德笑了笑。「那之後,我們就一起在監獄的花園裡禱告了很久。」

他的笑容突然消失了。「之後不久,這個弟兄就被轉移到另一個監獄。我出獄後四處尋找他,但再也找不到了。我現在仍然時常為他禱告。」

「我不知道這一切為何發生在我身上,我無法給出簡單的解釋。我還是不明白神讓我入獄的更高旨意何在。我只知道他現在對我的吩咐:跟從祂,活出福音。這就是我正在做的。」

*為安全考慮使用化名

天父,今天我們為伊朗的弟兄姊妹向祢禱告。感謝祢,儘管有逼迫,祢在伊朗的教會仍在增長。他們用信心,在危險之中效法了基督。一群被囚於危險之中的弟兄姊妹,求祢每天鼓勵他們,保護他們免受攻擊和虐待,保守他們健康,不致被挫折和疑惑所勝。在掙扎中的家人,求祢的憐憫和供應臨到他們。已經重獲自由的弟兄姊妹,求祢重建他們的靈魂體的健康。願祢的教會在伊朗站穩,榮耀祢名。父親怎樣憐憫他的兒女,天父祢也必憐憫敬畏祢的人!阿們。

伊朗《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0位。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