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旁的女人(巴基斯坦基督徒阿薩亞的故事)

英聯邦國家首腦日前齊聚一堂,舉行第25屆英聯邦國家首腦會議,此次會議命名為「共創未來」(2018416-20)。「敞開的門」請求他們在與會時把保護宗教和信仰自由放在重中之重。

「敞開的門」英國的總倡導人佐伊•史密斯說:「英聯邦國家首腦會議若無法明確地將『宗教信仰自由』納入其議程,就無法實現此次會議所提倡的『共創未來』的目標。我們敦促英聯邦國家領袖確保這一基本人權成為在倫敦展開的此次會議的核心議題,並且採取決定性的措施來保障這一權利在所有英聯邦國家得到保護。」

與會的53個英聯邦國家之中有8個出現在「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上——名單列出世上作基督徒最危險的50個。

巴基斯坦:《全球守望名單》第5位

巴基斯坦基督徒生活十分艱辛;該國臭名昭著的反褻瀆法時常被用來逼迫基督徒——在別國被視為瑣碎的小事,在這裡會成為罪名。阿薩亞(Asia Bibi)自2009年被囚禁至今,只是因為在農田裡用穆斯林同事的杯子喝了水;而學童夏龍(Sharoon Masih)更是因為用全班同學傳遞的水瓶喝了水而遇害。

印度:《全球守望名單》第11位

隨著印度教民族主義者的議程加速席捲了整個印度,印度基督徒正面臨升級的逼迫。這些情況大多發生在鄉下。米拿*和桑尼塔*兩姊妹因為基督信仰而遭到村民襲擊,之後被棄之於死。她們是來自印度教背景的歸主者,被迫離開了家鄉,每年有上百人面臨這種情況。

尼日利亞:《全球守望名單》第14位

隨著布哈里總統宣佈自己將在2019年2月再次參選爭取連任,博科聖地以及富拉尼遊牧民對基督徒的持續逼迫就成為了他急需解決的問題。

馬來西亞:《全球守望名單》第23位

馬來人生來具備穆斯林身份,憲法也禁止馬來人改信他教,穆斯林歸主者面臨嚴峻逼迫。2017年2月,雷蒙(Raymond Koh)牧師遭人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汶萊:《全球守望名單》第26位

從伊斯蘭教改信他教屬於非法;穆斯林歸主者一旦被秘密警察發現,就會遭脅迫毀棄新信仰。一些基督徒以及其他少數族群成員甚至無法得到官方公民權,從而淪為無國籍人士。2015年12月,汶萊領袖宣佈,任何在公共場合慶祝聖誕節的人都將面臨最高5年監禁。這個石油儲量豐富的蘇丹國的伊瑪目嚴格地施行以下禁令:「使用十字架之類的宗教符號、點蠟燭、樹立聖誕樹、詠唱宗教歌曲、以聖誕節祝賀互相問候都是對伊斯蘭信仰的干犯。」

肯雅:《全球守望名單》第32位

諸如索馬里青年黨之類的伊斯蘭極端份子正越發針對肯雅東北部以及沿海地帶的基督徒。最慘烈的襲擊發生於2015年4月,位於加里薩的基督教大學遭到嚴重襲擊,147名基督徒遇害。學校被迫關閉,但隨後在2016年9月重新開學。

孟加拉國:《全球守望名單》第41位

儘管孟加拉國擁有世俗化的政府,且其政教分離制度根植於憲法,但憲法也宣稱伊斯蘭教為該國國教。激進伊斯蘭團體、當地宗教領袖和家庭都對基督徒施以巨大的壓力。隨著更多伊斯蘭主義法令的實施,基督徒面臨越發嚴格的限制,鄉村地區尤為如此。穆斯林背景、印度教背景,或部族背景的歸主者遭受著最為嚴酷的逼迫。基督徒因為擔心襲擊,時常在小型家庭教會或秘密小組中聚會。就連羅馬天主教會之類的歷史傳承教會也面臨著高漲的敵意、襲擊和死亡威脅。孟加拉國還面臨所謂「伊斯蘭國」帶來的暴力升級。2017年洪水過後,一位救援工作者告訴我們:「許多穆斯林背景和印度教背景的歸主者都在洪災中遇難。他們大多數人都因為信奉基督而在救援物資發放中遭到政府的忽視。」

斯里蘭卡:《全球守望名單》第44位

斯里蘭卡社會有限度地容忍基督徒少數族群,但不容忍改信基督的歸主者。主要逼迫來源是時常得到當地官員支持的激進佛教運動。他們宣稱斯里蘭卡是一個佛教國家。鄉下地區的歸主者時常遭到家人和村官虐待,被迫離開村莊。非傳統教會時常遭到佛教僧侶和當地官員的騷擾,他們視這些教會為非法,從而經常活動各方伺機關閉教會。

迪內希牧師在斯里蘭卡中部的康堤區帶領教會長達30年。當他在2015年12月開始擴建教會時,村委會、警察和宗教事務官員找到他叫停了項目,並說他不再受到歡迎。社區人士起訴了他,在法庭上,法官判他未經許可設立敬拜場所;當局命令他關閉教會。他為自己的案件上訴並打贏了官司,但當地佛教徒村民後來孤立了教會裡的創業者,不再向他們購買商品和服務。

*為安全考慮使用化名

「敞開的門」為受逼迫基督徒提供的服侍,其中包括了為他們的權益發聲、提供法律援助。

《全球守望名單》50國情況:https://www.opendoors.org.hk/zh-hant/christian-persecution/wwl/

歡迎「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