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所以,神的兒子若使你們自由,你們就真正自由了。(約8:36)

羅納德‧博伊德‧邁克米倫有著非常敏銳的眼光且善於表達。接下來兩天的靈修是他寫的:

結束了一次中東之行,當飛機開始下降時,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氣。我回來了,我不用再過那種小心提防的日子──小心自己的言談,謹慎自己所去的地方。哇,回到了一個宗教自由的國家。我禱告:“神,我為那些為了帶給我自由而奮鬥的弟兄姊妹們感謝祢。感謝祢使他們得勝。”

但隨後接連發生的兩件事使我再次思考。

在一個藝術展上,我看到了一幅標題為《馬背上受驚嚇的人》的繪畫作品。我找到了那位藝術家並問他:“你描繪的是在大馬士革路上的使徒保羅嗎?”我原以為他會因我認識他的作品而高興。

但是他看上去像是受到了驚嚇,迅速掃視四週,向我發出噓聲說:“看在神的份上請你安靜。你不是想要我被貼上宗教藝術家的標牌吧?如果那樣,我將無法售出任何一件作品了。”

不久,我在自己所居住的城市與負責一個大教堂的神職人員談話。他的教會剛剛從州政府獲得了一大筆款項,用於修繕教堂的禮堂。他說:“只是我們必須與政府簽署一個協議,聲明這個教堂要向任何宗教背景的人開放,並且我們不能試圖勸導他們歸信。我很高興這樣做,我們只想成為社區資源的一部分。”

突然間我意識到,我要為自己所在城市的宗教自由而爭戰。我想到,正是因為對所在之地的某種法律的容忍,我換取了所謂的安全。

但不,顯然那位藝術家公開承認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就等於職業自殺。怎麼我所在的社會竟突然間變得如此的偏執?

再看看那位神職人員竟輕鬆無慮地放棄自己傳福音的權利,根本不思考長遠的代價。是誰在禁止他傳福音?他怎麼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簽字就是放棄了自由?

回應:今天,我不要再以為自由是理所當然的。我要為神話語的真理而站起來,並享受真自由。

禱告:主啊,我不再認為自由地表達信仰是想當然的,幫助我理解傳遞真理時所帶來的一切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