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世人若恨你們,你們要知道,他們在恨你們以前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會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而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你們要記得我對你們說過的話:‘僕人不大於主人。’他們若迫害了我,也會迫害你們,他們若遵守了我的話,也會遵守你們的話。但他們要因我的名向你們做這一切的事,因為他們不認識差我來的那位。(約15:18-21)

羅納德對上述兩個事件進行分析後,他對自己國家的宗教自由做了以下的分析:

“正是中東受逼迫的基督徒給了我新的視角——無論在哪裏,都需要維護宗教自由。”

他說:“自由是脆弱的,宗教自由不是說要設立一種法律來保護信仰——那只是人權群體試圖引進的神話。不,宗教自由的保護不是依靠法律的,是需要通過尊重和開放的氛圍,來確保法律是正確地執行。舉例來說,一種寬容的法律,可以被用來幫助或對付基督徒。基督徒一直需要為爭取寬容的氛圍而戰。”

他又補充道:“無論你生活在什麼國家或者哪個州,你都可能是生活在一個仇恨基督的文化中。無論你是否屬於所謂的基督徒群體,你都要像地上的每一位基督徒般爭戰,”

他是正確的。一種對基督徒持有偏見的氛圍在西方文化中不經意地蔓延著,甚至在外表是基督徒的群體裏也是一樣。戰爭發生在我們自己的後院。感謝妳們──受逼迫的教會,是你們使我警醒自己也身處這樣的征戰中。

正如羅納德寫的,我們的家裏也有戰爭。並不需要太高深的洞察力或者想像力來評估,特別是西方世界,在我們這自由社會,道德不住的淪亡。聖經的價值觀正在消失,帶著偽聖經光環的世俗哲學正在迅速取代其位置。

我在很多西方國家旅行或演講過程中,不難聽到人們分享因信仰而丟掉工作。那並不是因為粗暴無禮或在工作時間裏作見證,只是因為當有人違反聖經的原則時,他們簡單地表達了自己支持聖經的立場。耶穌在聖經中警誡我們,這些遭遇的原因,都是因為祂的名。願我們警醒,並確知這些遭遇不是因為拒絕為鹽為光而引致。

回應:今天我要張開眼睛,察看社會中存在的反基督徒的偏見,並要用耶穌授權給我們的唯一武器來回擊:愛人,甚至是我的敵人。

禱告:主啊,我知道因為你的生命在我裏面,所以這個世界必不會善待我。故此,幫助我以祢的愛來回應,讓我成為祢在這個黑暗世界裏的鹽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