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那殺人身體但不能滅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那能在地獄裏毀滅身體和靈魂的,才要怕他。(太10:28)

撒但常常利用我們人類裏面自然的本能——恐懼——來戰勝我們。作為一個有限的人,我們肯定會懼怕,特別是害怕那些未知的,害怕受傷害,還有害怕死亡。沒有什麼能比看到我們因為恐懼而失去勇氣更讓撒但開心的事情了,就像掃羅王面對非利士人和歌利亞時那樣。

為什麼我們會被恐懼控制呢?一方面,我們不願意再經歷那些過去失敗的經驗;另一方面,我們對前面可能發生的事情猶疑不定。但許多時,最讓人們害怕的事情和情景卻常常沒有現實根據。

所有的恐懼都建築在感覺的基礎上。所以英文中的“恐懼”(“FEAR”)一詞是由“虛假的(False)證據(Evidence)看似(Appearing)真實(Real)” 這四個字的首字母組成的。如果我們刻意地記住這個詞的來由,這將會幫助我們減少很多恐懼。但是,有時那些虛假的證據卻如此有力!儘管如此,我們必須知道如同仇敵的其他計謀一樣,擔憂和恐懼都是建築在謊言基礎上的。這也是為什麼神在整本聖經中重複了三百六十六次告訴我們“不要害怕”。當我們勝過死亡的恐懼時,我們就有能力釋放見證,更能定睛在基督和祂的國度上。

生活在羅馬尼亞獨裁統治下的基督徒要面對極大的困難和危險。即便如此,在計算了要付的代價後,約瑟夫·森牧師忠心地服事神並祂的群羊。他害怕有一天會被安全局的人帶走,他知道面對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約瑟夫害怕的那個日子終於來到了。一天,官員來到他家將他帶到司令部。他們讓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用槍對準他的頭。“選擇很簡單,”司令的聲音響起,“否認耶穌,不然的話我們就扣動扳機。”

這時刻實際上就是約瑟夫一直在服事中所害怕的。但是,突然主的靈充滿了他。“如果你們今天殺了我,就是為我做了一件好事。作為一名殉道者,我過去記錄下來的講道信息將會廣被流傳,你們就是在幫助我傳播我所講過的信息,也是在幫助我快到我的主那裏去!”約瑟夫毫無懼怕的回答。

官員放下了槍。“你們基督徒都瘋了!”他大喊著,然後命令手下帶約瑟夫回家。

約瑟夫活了下來,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講,那天他捨掉了自己的生命。“從此以後,我再不懼怕人能向我做什麼了,我也不再害怕失去生命了。”這是約瑟夫的總結。

回應:今天,我不再容讓撒但以最慣用的計謀——恐懼和驚嚇——從任何方面控制我了。

禱告:主啊,幫助我勝過對肉體死亡的懼怕,因我知道我已經與你同死;也求祢使今天在世界衝突地區的信徒們有同樣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