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5月11日)是敞開的門創辦人安得烈弟兄的90歲生日。在安得烈弟兄支持受逼迫基督徒的侍奉生命中,他曾踏足超過125個視基督教信仰為非法的國家,為裡面的基督徒送去聖經。

在冷戰期間,安得烈弟兄偷運聖經到鐵幕國家的連串秘密行動,讓他得到了「天差安得烈」的綽號。 他曾多次奇蹟地從當權者手中脫險,不致入監。他又與原教旨主義組織的領袖私下會議,冒著生命危險代表中東受逼迫的基督徒發聲。

安得烈弟兄經常說:「我們命名為『敞開的門』,因為我們相信,宣告耶穌基督的任何一道門,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是敞開的。我確信只要你願意去,不擔心回來,每扇門都是敞開著讓我們進去宣揚基督。」

熱愛冒險

1928年出生於荷蘭的安得烈弟兄向來喜歡冒險,他想找到「規範以外的生活」。因此,18歲時,他加入了荷蘭軍隊,幫助平息荷屬東印度群島(現在的印度尼西亞)的叛亂。他的母親給他預備了一本聖經,他卻把它塞到行李袋的底部,然後忘了。

有一天早上他的軍隊被伏擊,一顆子彈穿過了他的右腳踝。他說:「我失敗了。更要命的是,才20歲,我就已經感覺到這世界上實在沒有甚麼是真可以值得一試的。」在他留在康復醫院期間,安得烈弟兄躁動不安地撿起了母親給他的聖經,並且第一次打開了它。四年後,安得烈弟兄成為了基督徒,他的腳踝也奇蹟般地好了,他也決定成為一名宣教士。

敞開的門的開始

經過在格拉斯高環球福音會的三年訓練後,安得烈弟兄展開了他的第一次冒險之旅,同時也孕育了「敞開的門」。他從阿姆斯特丹乘坐火車前往華沙,他的手提箱裡裝滿了各種語言的基督教小冊子,要送到鐵幕後的國家去。

在穿越邊界之前,安得烈弟兄祈禱說:「當祢在地上的時候,祢曾經開了瞎子的眼,如今,我求祢反過來使那些開眼的瞎了吧。」以後每次在過境檢查之前,他都會再次禱告「使那些開眼的瞎了吧。」。直到今天,我們敞開的門同工仍然會這樣禱告。儘管從未有精密巧妙的隱藏「禁書」的方法,安得烈弟兄從未被捕。

隨後幾年他訪問了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匈牙利、東德、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俄羅斯。他駕駛著現時廣為人知的藍色福士轎車穿越歐洲多國的邊界,去到那些擠壓教會、禁止聖經、沒有宗教自由的國家。他為基督徒送去數以百計的非法聖經,鼓勵信徒,加強教會。安得烈弟兄每去到一個國家,都會聽到:「教會感到孤立無援,你的到來已是勝過一切」;這番話恰如他在波蘭第一次聽到的。

真正的關懷和愛

共產主義垮台後,伊斯蘭針對基督徒的暴力事件日益增加,安得烈弟兄把注意力轉向中東、波斯灣、北非和東南亞等地區;他也積極地宣揚反復仇教導。加沙浸信會教會牧師漢納馬薩德牧師說:「當加沙遭到圍困,許多人為了逃避危險而離開時,我們發現安得烈弟兄試圖在加沙鼓勵受逼迫的教會。當沒有基督徒願意和加沙的哈馬斯領袖對話時,安得烈弟兄是第一個在信仰上沒有妥協而願意對話的人。他獲得了對話的權利,是因為他對所有人的真誠關懷和愛。」

1967年,安得烈弟兄發表了他的第一本書《奉天承運》(God’s Smuggler),詳細介紹了他在鐵幕後的故事。這本書很快成為全球銷量超過1000萬冊的暢銷書。

信念承傳

秉承安得烈弟兄的信念,敞開的門現於60個國家擁有1400多名員工,每年募集7000萬美元去服侍受逼迫的教會。去年共發放了2,512,000本聖經和基督教材料;以及食品、藥品、創傷護理、法律援助、安全屋和學校;還有藉著培訓和提供資源的屬靈支持。敞開的門為倡導信仰自由而發聲,並將基督徒的逼迫引起更廣泛社會的關注。

感謝像你這樣的支持者的慷慨支持,敞開的門才能延續安得烈弟兄開始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作。請幫助我們繼續去服侍受逼迫的教會。

禱告事項:

  • 為年屆90的安得烈弟兄感謝神,願神繼續賜福他的一家。
  • 感謝神賜予安得烈弟兄有驚人的勇氣和遠見,以及由於他願意離開而不擔心回來而取得的成就。
  • 安得烈弟兄開始了的工作,敞門的門繼續承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