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因為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而是憑著神的能力,能夠攻破堅固的營壘。我們攻破各樣的計謀。(林後10:4)

海倫·波哈妮被囚在厄立特里亞一間由集裝箱改建的牢房裡差不多三年。她告訴我們,一名患有癲癇症的穆斯林男子也被囚禁。她在名為《夜鶯之歌》的見證書中提到:

我注意到他在腰帶上戴了兩個護身符。我指著它們說:“這些東西哪裡來的?”

“我被捕前癲癇發作,便去看巫醫。他說這些護身符能讓我好轉,並叫我決不能除下。”

“傑馬勒,”我說,“這些護身符不能治好你,只有向神禱告才能把你治好。”

說話之間,他又開始發作,所以我為他禱告。之後我經常這樣做,直到有一天奇跡發生,他竟然同意取下那些護身符。我把它們拿去燒掉,但裡面不知什麼東西發出難聞的氣味,所以守衛來查問,要知道我做了什麼。這讓我有機會向他們解釋,只有禱告才能把人治好,巫醫的護身符卻不能。

傑馬勒的健康好轉了,發作的頻率也越來越低。我很高興,但是他有些擔心。

“海倫,如果他們知道我身體好了,會繼續把我關在這裡,但我想得釋放。”

“如果你繼續信靠神,沒有人能夠阻擋你回家;如果神的旨意是要你得釋放,沒有人能夠阻擋。”沒過多久他被釋放了,這令我非常欣慰。[1]

回應:今天我要留意四周的屬靈爭戰,並要知道神可以使用我來對抗撒但對人的束縛。

禱告:主啊,祢已經給了我屬靈的武器,可以用來拆毀我正在面對的屬靈戰爭中的堡壘。求主幫助我不去倚靠這個世界的武器。

[1] Helen Berhane, Song of the Nightingale (Colorado Springs: Authentic Media, 2009), p.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