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那時,祭司長和百姓的長老聚集在那稱為該亞法的大祭司的院裡。大家商議要設計捉拿耶穌,把他殺掉。(太26:3-4)

在新約聖經,我們看到撒但採用五種外在的手段對付教會:統治者、祭司、商人、暴徒和家人,並且常常會以組合的形式出現。追隨耶穌基督的人往往會令耶穌的敵人聯合起來,所以信徒很難成為他們的盟友。耶穌自己也經歷了這種情況。當祂在安息日醫好了一個男人枯乾了的手之後,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這兩幫本來不相交談的人,開始聚集起來謀劃要暗殺祂(可3:6)。

叫一些人感到意外的是,在新約聖經,對基督徒最逼迫的不是統治者。這個惡名,落到了猶太祭司階層的頭上。但統治者對基督徒的反對十分強烈,這是毫無疑問的。舉例說,本丟·比拉多有份致耶穌於死地(太27:11-26);希律亞基帕在耶路撒冷殺害使徒雅各(徒12:2);當然還有尼祿王在公元64年對羅馬基督徒發動了嚴重的逼迫。一般認為,馬可寫福音書的目的,就是要鼓勵那裡的基督徒。

儘管是彼拉多下的命令,但是實際上卻是猶太大祭司向彼拉多施加壓力。當彼拉多想要釋放耶穌,並試圖以釋放囚犯來達到目的時,大祭司卻逼他下命令將耶穌釘十字架(約18:31)。在耶穌一生的事奉中,祂最大的敵人是祭司。早期教會也證實了這一點。基督徒首次遭到鞭打,是在猶太公會的主持下進行(徒5:40),而基督徒首次殉道(司提反被殺),也是由被激怒的神職人員執行(徒7:54-59)。保羅同樣受到這樣的對待。他是早期教會的主要人物,但諷刺的是,他從前是法利賽人,也見證了司提反被石頭打死。

無論是來自本身教派還是敵對教派,對堅定的基督信仰最感到受威脅的,是祭司階層(神職人員),這真是叫人難過的事實。這不是說所有祭司都是迫害基督徒的人,相反,很多法利賽人成了追隨耶穌的人。其中像尼哥底母和西門等人,更是彬彬有禮和思想開通的模範。雖然如此,在教會歷史中,對基督徒施加最多暴行的,是其他“信徒”。

回應:撒但使用外部和內部的手段來打擊神國度的發展。

禱告:主啊,求祢幫助我向其他“信徒”顯出愛心──他們不聽祢的聲音,更被仇敵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