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因為我來是要叫‘人與父親對立,女兒與母親對立,媳婦與婆婆對立。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太10:35-36)

任何在非信徒家庭中作基督徒的人,都可以為那數百種逼迫的方法作見證。關於這一點,耶穌一早已經用令人寒心的話警告過我們。祂自己也身受來自家人的逼迫,被他們責怪和誤解(路2:48),並且祂“自己的人並不接納他”(約1:11)。

世上大多數家庭本質上不是核心家庭,而是大家庭。所以,當有人成為基督徒,整個親屬關係的網絡便會因而混亂起來。因此,基督徒要在這個世界中向前邁進可說相當困難。我們甚至可以說,個人家庭的文化會將基督徒的見證拒諸門外。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對這個成員太過熟悉。耶穌總結祂在拿撒勒被人拒絕的經歷時說:“先知除了在本鄉和自己的家之外,沒有不被尊敬的”(太13:57)。

這要追溯到人類歷史之初。第一個被記錄下來的暴力行為,來自家人的逼迫——該隱因為獻祭而生出嫉妒,殺了他的弟弟亞伯。大衛王在詩篇41:9為一名密友的背叛而哀嘆:“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信賴、吃我飯的人也用腳踢我。”耶利米發現自己的家人參與暗殺他的計劃,令他十分沮喪:“為連你兄弟和你父家都以詭詐待你,甚至在你後邊大聲喊叫。”(耶12:6)。

昔日的中國,如果一個學生信了基督,父母會堅持讓兒女放棄信仰,因為他們害怕孩子會被分配去做低下的工作,令家人蒙羞。在很多佛教國家,比如緬甸,成為一名基督徒相當於在說:“我不再是緬甸人。”

家人的誤解通常是最難忍受的。畢竟,我們渴望得到養育我們的人的愛。這種愛的關係破裂,是人類面對最嚴重的創傷之一。

在巴基斯坦,一名父親被問到為什麼殺死他的女兒。他簡單地回答:“我沒有謀殺我的女兒。當她成為基督徒的時候,她就不再是我的女兒。”他決不會因為他的罪行受到指控。

回應:今天我要珍視我的家庭,並留心撒但對它進行難以察覺的攻擊。

禱告:為那些經歷著撒但的致命攻擊——來自家人的逼迫——的基督徒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