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不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不再分為奴的自主的,不再分男的女的,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3:28)

撒但驅使統治者以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的名義,強迫基督徒回歸先前的民間信仰或祖先的異教神祇。宗教民族主義,就是用宗教語言將一個特定領域或文明單獨標誌出來。

領袖們說:“只有印度教徒可以留在印度。”或者:“除非你是佛教徒,否則你不是真正的斯里蘭卡人。”在宗教民族主義盛行的地方,基督徒只能接受二等公民的地位、面對日常的歧視,或者離開。

敞開的門所做的研究指出,要建立一個“宗教國家”,宗教民族主義者需要四個元素:首犯、謊言、暴徒和真空。他們需要“首犯”用強大的信息將人們團結起來;需要“謊言”(例如:基督徒是無法容忍的);需要“暴徒”來製造混亂(媒體的支持也起到一定作用);也需要“真空”(不讓溫和派掌權以便控制國家)。

在印度和尼泊爾,有一些人認為他們是印度教國家,因此別的宗教都是外來的,並且是帝國主義的。那些改信別的宗教的印度教徒,不會得到國家的援助或救濟。

蒙古國家情報局一度將基督教描述為一種“外國宗教”。今天,蒙古定出新法律,暗指基督教是“違反蒙古風俗”的。

在墨西哥,位於南部恰帕斯洲一個社區的市長試圖證明,對福音派基督徒進行的逼迫是合法的,他聲稱他們“攻擊……我們的文化和傳統。”事實上,數以萬計的基督徒因為不參加小區融合宗教活動被逐出家園。

在史瓦濟蘭一個地區,酋長告知基督徒,他們因為不參加在國王的皇家牲畜欄舉辦的年度文化慶典,每人要被罰一頭牛。酋長宣佈他已經彙集了一份清單,記錄了所有故意不參加兩個年度慶典的人民的名字。這兩個慶典是:蘆葦節(跳蘆葦舞)和豐年祭(獻初熟的果子)。被罰的人也包括教會的牧師,他們被指在講道中反對史瓦濟蘭文化。這個地區的牧師打算以法院的法律挑戰酋長的罰款。

基督徒一定要避免一個錯誤,就是將宗教等同於民族,或將民族等同於宗教,即使西方的基督徒也不可如此。這樣做會嚴重阻礙基督身體成長,因為基督的身體(教會)“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

回應:我不會錯誤地把宗教等同於民族,並會為那些犯了這個錯誤的人禱告。

禱告:為那些在宗教民族主義和極端愛國主義中掙扎求存的基督徒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