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如同母親哺乳自己的孩子。既然我們這樣愛你們,不但樂意將神的福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樂意給你們,因為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帖前2:7下-8)

彭柯麗是安得烈弟兄在荷蘭的好朋友。她有一句非常出名的話:“當神有一個任務,祂呼召男人。當祂有一個困難的任務,祂呼召女人!

當母親是神給婦女的困難任務之一。我還記得母親在五十年代如何艱難地養活一家人。她每週只有二十五美元可用,卻要讓四個蹦蹦跳跳、胃口極大的男孩吃飽。她的犧牲、委身和信實,都是我們的榜樣。我們知道,為了我們和父親,她可以獻出一切。

保羅提醒帖撒羅尼迦教會,他們這些做使徒的可以成為教會的負擔,但是他們反而溫柔地對待一間成長中的教會,就像母親對待孩子一樣──願意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今天,在受逼迫的教會中,母親們仍然反映著耶穌犧牲、委身和信實的榜樣。我想起聖地亞哥的妻子。聖地亞哥是一位充滿活力的牧師,他的教會位於哥倫比亞一個治安不靖的地區。由於聖地亞哥深愛著神的子民,又有根深蒂固的正義感,所以他的性命受到威脅。他的力量首先來自神,但第二個得力的源頭來自妻子德博拉。無論什麼情況,她都與他並肩作戰。

最近,她向一小群來訪者傾吐心聲。“我感到深深的空虛和恐懼,只有神才能夠減輕這種感覺。儘管很多人說這裡的爭鬥已經減少,我卻不能同意,因為我仍然看到這裡的人們要經歷什麼。就在昨天,我們鎮上便有四個人被謀殺了,其中兩個就在我們教會附近呢!”

這時,德博拉淚如泉湧,透露出她內心最深層的恐懼。“我懇求主不要帶走聖地亞哥,因為那將是極度痛苦的一擊。我常常把門鎖上,深信他們隨時都可能來找聖地亞哥,然後殺死他。每次他離家要去教會,孩子們都在等著有人來告訴我們,他被殺死的可怕消息。孩子們求他:‘爸爸,辭了教會的工作吧。我們知道這地區的人都在說你的壞話,你也知道有幾個牧師已經被殺了。’”

德博拉繼續說:“神改變了我們離開的計劃。逃走不是祂的旨意,弟兄姊妹也不會允許我們這樣做。”然後她說:“我懇請你們向主禱告,治愈我心中的創傷,並除去我的恐懼,這樣我就可以繼續戰鬥。但更重要的,是我會知道如何按照祂的旨意禱告。”德博拉顯然深愛著她的丈夫和孩子。對他們來說,她也是他們可以信賴的人。

回應:今天我要尊敬母親,並鼓勵其他正面對生活中種種困難的母親。

禱告:父啊,請將勇氣、力量和忠誠,賜給德博拉和像她那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