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到我後邊去!你是我的絆腳石,因為你不體會神的心意,而是體會人的意思。”(太16:23)

一名西方同工到與北韓接壤的中國城市丹東探訪。他跟我們分享他在一間當地家庭教會聚會中,一段鼓舞人心的經歷:

這是我第一次被稱為“撒但!”。只是當這位慷慨激昂的韓國牧師對著二百名家庭教會成員怒吼時,無人能夠挑剔他對聖經的認真解釋。

他指出:“耶穌的第三個試探,是魔鬼要給祂一個“去掉十字架”的國度。魔鬼基本上是說:‘不要去作那些犧牲,不要觸摸那些麻風病人,不要許多個夜晚在痛苦中禱告,最後被士兵折磨並以可怕的方式死去。現在從我的手裡……把這一切都拿走吧!’”他繼續說:“教會經常面臨同樣的試探。魔鬼給我們奉上無須經過受苦的權力。而……儘管我們有西方朋友在這裡,但我必須說……這是教會的一部分用來引誘教會另一部分的試探。彼得在耶穌傳道的後期提出了同樣的建議,耶穌不得不稱彼得為‘撒但’,所以,我們也不得不稱那一部分的教會為‘撒但’。”

這真是美好的大聲疾呼,而且完全符合聖經。但是我很好奇為什麼這名牧師把西方教會揀出來當作那試探人的呢?吃飯時,他樂意向我解釋。

“去年我招待了五位來自北美的牧師,都是韓裔。他們帶來了閱讀的材料。這些都是好東西,而且他們提供了某種令教會增長的方程式。但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提到受苦!當那些韓裔牧師講道時,我也沒有聽到這些。”

他探身向前低聲說:“這些牧師向受逼迫教會講道,什麼都講到了,就是沒講到受苦。他們這樣,是把十字架從基督徒的生命中挪去。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得不說他們帶來了魔鬼的建議。任何人說你可以不用背上你的十字架跟隨基督,他就跟那個騙人老祖宗沒有分別。這是耶穌說的。祂這麼對撒但說,也這麼對彼得說。任何人膽敢說除了在十字架上,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成為基督的見證,我也要對他這麼說。”

回應:今天我要定睛在神的事情上,因為知道這些事情要我背起我的十字架。

禱告:主啊,我不會再試圖從我基督徒的生命中減去十字架的道路。但願我不再試圖以能力代替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