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不要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12:21)

同工羅納德•博伊德•麥克米倫分享他在中國的第二個經歷:

中國家庭教會的牧師這樣說:“勇敢地面對你們地區或社會最明顯的罪惡,這會帶來逼迫。對我們而言,罪惡是顯而易見的;但是對你們而言,它可能更隱晦。”如果你大聲反對罪惡,可能不會受逼迫。你寫關於罪惡的文章,可能不會受逼迫。你組織禱告會對抗罪惡,可能不會受逼迫。但是如果你成為罪惡的威脅,你便會受逼迫。

一名牧師回到他在倫敦內城區的教會。他提出這個問題:這個地區最明顯的罪惡是什麼?後來他認定青年幫派是這個地區最明顯的罪惡,尤其當他們以互相砍殺為樂,並且成為販毒者以後。

他開始舉行禱告會,並接觸那些幫派份子。他甚至成為服侍一個以暴力著稱的幫派的牧師。一段時間以後,他看到了果子,但是當地的軍火走私販也去拜訪了他,對他說:“離開那些孩子遠點兒,否則你會有麻煩。”

六個月後一天夜裡,當教會為五名信主的幫派頭領施洗時,一顆子彈破窗而入。那位牧師的反應就像中國家庭教會的領袖一樣。他說:“這是一顆美麗的子彈……因為現在我們知道,我們正在帶來改變。

這名牧師已經成為受逼迫教會的一員,並且讓他的會眾更加留意世界各地基督徒所受的逼迫。他們想要知道在厄立特里亞、北韓,以及伊朗的弟兄姊妹的情況。這不單是因為那裡的基督徒需要他們的禱告和金錢,而是因為他們也在打同一場仗。西方基督徒要有世界各地受逼迫基督徒的洞見和禱告,從而更好地打他們自己的仗。

另一位牧師回到他位於高端商業區的教會。他和長老們一同禱告之後,找出他們這個地區最明顯的罪惡或偶像,他們稱之為“致富就得自由的謊言。”他們感到這是很難擺脫的偶像,於是開始在社區中提倡逆轉消費主義的簡樸生活方式。

這位牧師承認:“我幾乎每星期都要面對長老們的信任投票,因為他們認為我沒能充分教導會友如何才能做到。”但是他也說:“我感覺好得多了,因為我不再是講壇上的偽君子。”

回應:今天我要對我周圍最明顯的罪惡作出回應,並且以善勝過它。

禱告:主啊,我需要祢賜下權柄和力量才能有效地勝過我所體驗到的罪惡。求祢幫助我堅定地對抗那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