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我就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15:5)

昨天我們看過烏干達的凱法·辛潘捷的見證,伊迪·阿明的打手們威脅要殺死他,現在我們繼續講這個故事:

我禱告說:“天父,祢過去赦免了人的罪,也請祢赦免這些人。不要讓他們在罪中滅亡,卻要將他們帶到祢那裡。”

這是一個簡單的禱告,也是在深深的恐懼中所作的禱告。但神看見的,遠超過我的恐懼。當我抬頭望他們時,站在我面前的這些人,已經不再是剛才跟著我進入法衣室的那些人。他們的臉上出現了一些改變。

那個高個子首先說話。他粗聲大氣,但話裡沒有輕視的意思。“你幫助了我們,我們也會幫助你。我們會跟幫裡其他人講,他們不會再找你麻煩。不用擔心你的性命,這在我們手裡,我們會保護你。”

我吃驚得不知如何回答。高個子示意其他人離開。走到門口,他忽然轉過來問我:“我看見你們會眾中有很多寡婦和孤兒,我看到他們唱歌讚美。當死亡那麼接近,為什麼他們可以那麼快樂?”

我覺很難開口,但還是對他說:“因為神愛他們。祂賜給他們生命,也會將生命賜給他們所愛的人,因為他們在祂裡面死了。”

他的問題聽起來很奇怪,但是他沒有留下來解釋。他只是困惑地搖了搖頭,然後就走出門去。我凝視著法衣室敞開了的門片刻,然後坐在附近一把草席椅上。我的膝蓋很軟,更感到全身發顫,腦中一片混亂。在不到十分鐘之前,我算自己是一個死人。儘管我有七千多名會眾,但卻不能向任何一個人求助。我不能請求長老們禱告,也不能叫那些努比亞殺手手下留情。我的口僵住了,說不出智言慧語。在那個與死亡那麼接近的時刻,給我勇氣的不是我的講道,或者聖經裡的一個概念,而是耶穌基督,那永活的主。[1]

回應:今天我要靠永活的主的能力而行,而不是靠自己的力量或勇氣而行。

禱告:主啊,求祢幫助我知道祢才是我的充足供應。沒有祢,我什麼都做不了。

[1] F. Kefa Sempangi, A Distant Grief, Glendale, CA: G/L Publications, 1979, pp.1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