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只供參考)

2018年5月4日,16歲的梅娜在前往教會途中失蹤。她父親打電話給她,但沒有人接聽;教會也說她沒有到那裡。

原來當天早上,兩女一男往她臉上噴灑強力麻醉劑,然後把她抬上一輛嘟嘟車(電動三輪車)

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一輛前往開羅的火車上。她很聰明,仍然假裝昏迷,然後在下一站偷偷溜走。

梅娜很幸運可以逃脫,但很多人卻沒有她那麼好運。

被綁架的恐懼

自今年4月開始,在埃及各地已經有好幾名科普特基督徒少女失蹤,包括:

18歲的利利安,上學後沒回家;

17歲的貝絲琴,在祖母家中失蹤,其母10年前也失蹤;

大學二年級生梅莉,上學後沒回家;

18歲的利莎,被蒙面男子強擄上車;

16歲的凱德,上教會後失蹤;

40歲的瑪利,上班後沒回家;

26歲的姬絲汀,在社交媒體被恐嚇,之後失蹤。

其實還有很多家庭沒有報案,怕為家庭帶來羞辱。對於這些案件,警方只會不了了之。根據埃及綁架及強迫失蹤受害者協會的報告,在2011至2014年間,大約有550名科普特基督徒婦女失蹤。(埃及在《全球守望名單》中排名17。)

被迫改信

姬絲汀‧藍美被恐嚇,之後失蹤。(World Watch Monitor)

在姬絲汀失蹤前幾天,她在臉書收到一個陌生人的信息,說會纏著她一生。她立即在臉書戶口封鎖這個人。她告訴丈夫巴哈,說她很害怕。

之後,她失蹤了。巴哈遍尋不獲,惟有報警。四天後,他再到警局打聽消息,警察卻對他說,她前一天到過警局,說自己並沒有被綁架,並且「自願改信伊斯蘭教」。巴哈卻肯定太太決不會那麼做,她深愛家庭,更是個非常虔誠的基督徒。

他說:「她一定是被迫改信伊斯蘭教;她是受到壓力和恐嚇才這麼做。」

強化伊斯蘭教,減弱基督教

去年,一名埃及前人口販子成員承認,綁架科普特基督徒婦女的事情,多數跟穆斯林極端主義者有關。

他說:「我知道一個極端組織在埃及不同地區租了一些房子,用來收藏被綁架的科普特基督徒婦女。他們會恐嚇她們,迫使她們改信伊斯蘭教。當她們到了合法年齡,便會有伊斯蘭官員來將她們的宗教正式改為伊斯蘭教。之後她們便會嫁給嚴守伊斯蘭教的穆斯林。」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道,綁架基督徒婦女,是要令埃及基督徒社區伊斯蘭化的計劃之一。科普特基督徒激進人士瑪利‧亞度瑪斯留意到,近年常有基督徒少女在街上被綁架,其中包括年僅12歲的女孩。穆斯林會拍下她們被強暴的影片,威嚇她們如果不改信伊斯蘭教,便會將片段寄給她們的家人。她們寧願死也不想讓家人看見。

另外,也有一些婦女被賣到沙特阿拉伯或別的海灣國家作女僕;她們常常被強暴和毆打。

根據敞開的門其中一個消息來源指出,這些受害家庭中有80%不會告訴別人,一來因為羞恥,二來害怕讓家中其他女兒找不到好配偶。

下一個逼迫受害人

激進伊斯蘭組織的興起,以及埃及不重視宗教自由和基本人權,都加劇了對基督徒的逼迫。

政府對樓宇使用的限制,旨在阻止基督徒聚會。而激進的伊瑪目也常常挑起穆斯林對基督徒的敵視和暴力,單在去年,已經造成很多信徒受傷和死亡。

由於埃及持續逼迫基督徒,科普特家庭都害怕女兒成為下一個綁架或被迫改信伊斯蘭教的受害人。

愛的「蜘蛛網」

基督徒女孩不僅會在路上被擄走,更有可能在感情上被騙和誘拐。綁架者會選擇那些已經有家庭問題,缺乏父愛和照顧的女孩;她們會被騙、離家出走,最終被迫改信伊斯蘭教。

 

 

警方並不理會

前人口販子成員加哈基說,警方對基督徒有偏見,甚至包庇他們的穆斯林兄弟的罪行;若發現受害人是基督徒,他們很可能不會調查,只會說她們「失蹤」。

大學生梅莉的父親說,警方根本沒有調查梅莉的失蹤案。(World Watch Monitor)

將她們一個一個地帶回來

然而,一名科普特神父並不害怕自行執法。2011年她女兒幾乎被綁架時,他向天鳴槍兩響嚇退匪徒。此後他便為失蹤婦女發聲。

他告訴敞開的門:「雖然我接到恐嚇,但除了神,我不怕任何人。」他說,在他的社區,每年大約有15名少女失蹤。過去10年,他成功救回8人。

「每一個沒有回來的女孩,就好像我失去的女兒。」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

---

藉著你們的支持,敞開的門的伙伴正以創傷輔和聖等等幫助埃及的基督徒。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教會得到實際支援,如獲得聖經、領袖培訓、青少年事工、創傷治療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