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9)

羅納德在“為什麼我要接觸受逼迫的教會”一書中,分享他的洞見:

知道神在這個世界正在做什麼,難道不是極好的事情嗎?有一件事情我們可以非常確定,那就是我們在歷史書和報紙中看到這個世界的故事,不能與神在背後所做的實際事情混為一談。然而,神的故事跟歷史有什麼不同?祂正在做的是什麼?每天在報紙中看到戰爭、謀殺和蓄意破壞的報導,一定要令我沮喪嗎?我能夠確定背後有一些事情在發生嗎?是的,我們不能確實知道,因為“他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賽55:9)。但是我們可以瞥見。這種瞥見,令早期的基督徒興奮不已。當保羅說:“我們知道他旨意的奧秘”(弗1:9)時,你可以聽到他有多興奮。受逼迫者似乎比大多數人瞥見得更多。

我想到了阿富汗。當蘇聯在1980年入侵阿富汗,全世界都憤怒。報章頭條強烈譴責這次行動,而這種譴責也是正確的。但是我記得遇見過一位來自喀布爾的傳教士,他說:“是的,俄國人所做的不對。但事實是,比起以前的伊斯蘭政權,現在在俄國的統治下,基督徒傳福音更容易了。”這是神建造祂的國另一個意義更加重大的故事,但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沒有察覺。

我想到了蘇丹。1980年代,頭條新聞盡是內戰的報導。這場內戰,令丁卡人與外面的世界隔絕,情況非常糟糕,當中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苦難。但是在背後,神帶領兩百萬丁卡人歸向祂。在1993年,80%丁卡人成了基督徒。但回看這個民族的歷史,他們一直非常抗拒福音。

請注意這些都是來自受逼迫者的故事。他們似乎被放到一個更好的位置,從而注意到真實的故事。所以我要與他們保持聯繫,因為這種瞥見將我從絕望中解救出來。1980年的阿富汗不僅發生了國土被佔領的事情,也有新的傳教機會。蘇丹不僅發生了屠殺數百萬人的野蠻戰爭,也有未得之民在那裡建立了信徒的新王國。

多虧了被逼迫的教會,如今每天當我打開報紙,我會提醒自己兩件事情:首先,不要把我看到的故事和神國的故事混淆。第二,即便在最悲傷的新聞背後,神必定會做一些美善的事。因為神一直都在工作,所以我們有希望。

回應:今天當我讀到或聽到新聞時,我會感謝神,因為祂在背後工作。

禱告:感謝主,因為祢應許會從這世界可怕的事件中帶出美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