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4:12)

論到倚靠神寫下來的話語,耶穌是我們的最佳榜樣,祂隨時引用經文。舉例說,當撒但在曠野試探祂的時候,祂引用經文回答撒但的每個引誘(太4:1-11)。耶穌將舊約聖經作為祂教訓人的基礎,並常常引用作為歷史上的例子。我們可以說,耶穌差不多每卷舊約書卷都引用了一次或以上,並視之為來自天上的權威,藉此證明舊約書卷的真實性。

若我們注意耶穌死後復活時怎樣使用經文,那就更有意思。祂和兩個門徒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走著時,“於是,他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作了解釋。”(路24:27)。

聖經在早期教會佔有重要地位,這一點在整卷使徒行傳中都十分明顯。使徒用舊約聖經說明五旬節發生的事件(徒2:16-21)、證明耶穌是彌賽亞(2:25-28)、決定他們對逼迫的反應(4:23-26)、在面對逼迫時聲明教會的立場(7:1-53)、宣講基督(8:29-35),並決定如何接納外邦信徒(15:13-21)。

新約信徒和新約書信的作者引用舊約聖經證明他們的立場,例子可說數以百計。事實上,這種做法對健全的聖經教學是如此的重要,所以今天在福音派圈子裡依然常見。聖經是我們認識神的真正源泉。

在韓國的首爾城外,矗立著一座韓國教會殉道者紀念碑。有趣的是,畫廊的第一幅畫是威爾士人羅拔·托馬斯。前面我們提過,他在1866年為了將聖經帶到韓國北部而獻出了生命。在殺死托馬斯的人所住院子的外牆上糊了一段福音,一名學者的侄子讀了之後成為基督徒。據說,二十五年之後,這名年輕人在中國沈陽幫助一名蘇格蘭傳教士約翰·羅斯(John Ross)將新約聖經首次翻譯成韓文。這令韓國出現了第一群新教信徒,甚至比外國傳教士到達的時間更早。神的話語真是大有能力!

回應:今天我要珍愛神大能而常存的話語。

禱告:感謝主,因為祢的話語大有能力!願它在我們這一代再次影響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