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7月10日  空虛和充滿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我晝夜以眼淚當食物,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裏呢?”(詩42:1-3)

羅納德在他的著作《堅忍的信仰》中寫到:

我記得在埃及採訪過一名前穆斯林極端主義者。他二十多歲歸信基督,並帶領一間為穆斯林歸主者設立的教會;這在埃及是非法的。後來他的團契有人出賣他們,向警方告密。很快,這名年輕人便被投進獄中。他遭到拷打,更有人將電牛棒塞進他口中。他被鞭打,然後雙手被捆在背後吊在天花板上。但這一切跟其他囚犯稱為“體驗”的折磨相比,都算不了什麼。他被推進一個正方形的石頭盒子,每邊大約兩、三英尺,沒有光、沒有廁所。他被關在那裏一個月,每隔幾天才有食物經過格柵送進來。大多數囚犯經過這種“體驗”之後都發瘋了,但是他沒有。

他在那裏找到基督,他用來描述自己體驗的文字,是逼迫如何更讓人看見神的絕佳表述:

“在巨大的苦難中,你會發現跟正常生活中完全不同的耶穌。通常我們都能夠向自己隱藏真我,以及我們真實的樣子。我們會極力保護自我。但是痛苦會改變一切。傷痛和苦難會將你性格的弱點顯現出來。你軟弱得連一般的防御也不能裝配,只得眼巴巴盯著你真實的樣子。我在那個牢房裏就像一具殘骸,成了一灘一灘的流水。在不變的一片漆黑中,我不斷哭泣、流淚、嗚咽、嚎啕。”

“我看見真正的我是多麼糟糕。我看到我所做所有可怕的事情,看到我曾經成為的所有可怕的事物。我一遍又一遍地看到自己。但就在我將要崩潰,變成完全絕望和厭惡自己,甚至將要死去的時候,一種無可比擬的醒覺如同星星爆炸一樣閃進牢房。這個醒覺就是:我縱然坐在自己的污穢之中,不但軟弱、無助,更是破碎、空虛和充滿罪惡,耶穌卻依然愛我。即使我是在那麼一個光景之中,祂依然愛我。耶穌基督衝進來充滿我;只因我是如此空虛,祂的充滿足見多麼偉大。”[1]

回應:今天我知道神可以使用逼迫來叫人靠近祂。我會“定睛仰望耶穌”,接受自己的糟糕和祂的充滿。

禱告:主啊,感謝祢當我們內裏空虛時充滿了我們。求祢幫助我不對自己隱藏,也不在祢面前隱藏我的真實狀況。

[1] Ron Boyd-MacMillan, Faith That Endures (Grand Rapids: Fleming Revell, 2006), p. 319-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