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你們的言談要時常帶著溫和,好像用鹽調味,讓你們知道該怎樣應對每一個人。(西4:6)

耶穌在講完八福之後,說明跟隨祂的人要作世上的鹽和光。鹽因為有四個特別的品質,在古代世界很受重視:

  1. 純潔——鹽出於海,在陽光下白得閃閃發亮,是給眾神的奉獻中最純淨樸素之物。基督徒若要作鹽,就當作純潔的榜樣。世界時刻都在努力降低誠信、工作勤勉、良心和道德的標準。基督徒必須在言語、行為和思想上,秉持高的標準。除非有純潔的生活作後盾支持,否則所講的並無功效。
  2. 價廉而珍貴——基督徒也許數目很少,看來對社會無影響力、不重要。但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6-31向早期教會的人談到這個概念時說,儘管基督徒人數很少又地位卑微,但神呼召他們,是要他們向整個社會施行敬虔的影響力。
  3. 是防止肉腐爛的防腐劑——把鹽揉進肉裏可以減緩肉變腐爛。同樣,若任由社會自行其是,必將墮落腐敗,但假如基督徒能讓人看見他們蒙福的生活,便會對社會有一種防止腐化的影響。在士師記9:45,亞比米勒攻破示劍城以後,將城拆毀並在其中到處撒鹽。從屬靈的意義上來說,這正是基督徒在社會上持定屬神的立場時所發揮的作用。他令這個社會少了一些產生其他不敬虔影響的沃土——無論是學校裏的朋友,大學裏的同學,同事,或者一起進行體育運動的伙伴,他都可以發揮作用。如果我們願意付上代價,我們也可以在這個出了問題的社會作持久的見證。
  4. 為食物調味——鹽能帶出食物特有的味道。屬神的人增加,也會在很多不同方面令“生活的味道”增加。耶穌單憑祂的同在,便能叫人精神提升。祂生命中有一種特質,是不能用一般言語解釋的。正如今天的經文所說,我們的言語尤其應該用鹽調和。講到這一點,保羅也談到不要叫聖靈擔憂。因為言語和一個人的靈性狀態有關,具有極大的建造或拆毀的可能性(雅3:3-12),我們必須時刻提醒自己不單要注意讓什麼話出口,也要注意怎樣講。

我們要藉著在社會的存在、參與和滲透,在鄰居及社區的日常接觸中,將基督的香氣(或味道)帶給這個不信的世界。

回應:今天我要檢查我與人說的話,確保要用鹽的純潔來調和。

禱告:主啊,當我所做的事情、所說的話,或者說話的方式讓你的聖靈憂傷時,求主寬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