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這些人都是因信獲得了讚許,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來11:39)

羅納德在“為什麼我要接觸受逼迫的教會”一書中,分享他的洞見:

那是1980年代初,一條捷克斯洛伐克的村莊;我剛剛將一本捷克語聖經送給一位鄉村教會的牧師。那是皮面裝訂本,帶一條金色的拉鏈,是他第一本完整的聖經。我記得他嗅聞著它,驚嘆皮子的味道,又把玩那條拉鏈,而且幾乎不敢觸摸那薄薄的珍貴內頁。然後他向教會會友講話。他指著我說:“這位先生是你們英勇的屬靈先祖。每次聖經進入一種文化,都是一個威脅,都被反對,所以得有人冒著所有風險將聖經帶給我們。這位先生就是冒著這樣的風險。”

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繼續對我說:“聖經也進入到你們的文化,也是一種威脅。請告訴我們,誰是你們英勇的屬靈先祖?”我深感慚愧地說,我不清楚在我的國家英國,這些屬靈先祖是誰。“查出聖經是怎麼去到你們那裏,你就會找到你們英勇的屬靈先祖了。”當我返回老家英國時,耳邊回響著他的這個挑戰。

我發現了一個激動人心的故事!裏面充滿密探、死亡和權力鬥爭。我知道了很多關於約翰·威克里夫的事情,他是十四世紀初第一個將聖經翻譯為英文的人。那時候,大多數神職人員甚至連十誡也不會背呢!他組織了一隊巡迴傳道人,帶著手抄本聖經穿梭全國。議會將手抄本聖經列為禁書,威克里夫因為這件事緊張焦慮、中風而死。

十六世紀初,印刷機的發明為威廉·丁道爾帶來幫助。但為了完成任務,他不得不離開英國,不得再回去。1524年他 29歲時,他在德國科隆定居。1526年,他準備把六千本英文版聖經偷運到英國。整個英國海軍處於警戒狀態,船艇紛紛被截查。最初是數十本,然後是數百本聖經被運過去了。倫敦的主教試用另一種對策。他試圖通過中間人買下全部印刷品,目的是把它們全都燒掉。丁道爾聽到風聲,但同意出售。他說:“嗯,他是要燒掉它們的。但這讓我更高興,因為我可以從這些書裏掙到錢,而整個世界將會因為神的話語被燒掉而呼喊。”事情果然這樣發生。主教燒掉了這些英文版聖經,而丁道爾則用這些教會付的錢改進譯文,印刷更多聖經。

1536年8月,丁道爾被殺手擒獲,然後以“異端”的罪名被判絞刑再被焚燒。他臨終前說:“主啊,請你打開英王的眼睛!”神很快回應這個禱告,大量英文版翻譯聖經加速了英格蘭的宗教改革。這是多麼感人的故事!我們屬靈的先祖是多麼的英勇!

回應:為到將神的話帶到我們國家的屬靈先祖,今天我要感謝神。

禱告:禱告問神是否有一天會以某種形式使用你將祂的話帶到需要的人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