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我初次上訴時,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了我,但願這罪不歸在他們身上。(提後4:16)

使徒保羅最了解孤獨,也了解被所有自稱為“弟兄姊妹”的人離棄是怎麼回事。一位曾經多次到世界各地探訪受逼迫者的前同工說:“很難相信基督徒是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受逼迫群體。但叫人更難相信的是,在我們的聚會和教會崇拜中,極少提及這一點。多數基督徒對他們喜愛的演員的名字,比在獄中肢體的名字更熟悉。”

他繼續說:“每一次探訪都叫我心中傷痛,因為受苦的聲音在我腦海中回響著:

  • 我記得一位埃及母親的回響。她告訴我,因為她拒絕放棄耶穌,她的小兒子怎樣被困在乾草堆裏。
  • 我記得一群印度尼西亞學生的哭聲。他們告訴我,他們的同學沙里曼怎樣被砍死。
  • 我記得痛苦的哭聲,那是當我們在龍目島走過一間又一間被焚毀的教會時聽到的。
  • 我記得伊朗的麗貝卡的眼淚。她讓我看她父親的照片——她父親在傳福音時被人刺死。
  • 我記得越南的丹尼爾牧師的聲音。他告訴我他怎樣被栓在地上六個月。
  • 我記得蘇丹的格蕾絲的恐懼。她告訴我她的教會怎樣受到攻擊,她的朋友頭部怎樣中槍。
  • 哦,我記得厄立特里亞的迦勒的哭聲。他流著淚跟我說,他的兩個好友如何因為信仰在他面前被處死。
  • 我還記得菲律賓南部的喬伊的眼淚。她告訴我,她的未婚夫如何在棉蘭老島他們的教堂裏被槍殺。
  • 但是,我最記得的,是每次回家後震耳欲聾的沉默聲音。

回應:我今天怎能沉默?我怎能不為那些受苦者發聲?我怎能離棄那些與我互為肢體,並且極度需要我為他們代求、使他們得鼓勵的人?

禱告:主啊,求祢讓我更多了解受苦的弟兄姊妹的需要。願我不是因為我的緘默而聞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