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他們剛用皮條把他捆上的時候,保羅對站在旁邊的百夫長說:“一個羅馬人,又未被定罪,你們就鞭打他是合法的嗎?” (徒 22:25)

聖經所描述的應對逼迫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種是來自耶穌的教導,即在逼迫發生時逃離;另一種是像一些忠實的擁護者那樣,留下來忍耐到底,在挑戰中持守;使徒保羅(他在面對逼迫時上述兩種方式都採取過)的例子則提供了介於以上兩種方式之間的第三種方式。在使徒行傳22章,當保羅在一群暴徒施暴時被捕,他訴諸於自己的合法權益並尋求保護,以使自己免遭不必要的鞭打。在使徒行傳25章,保羅又上訴凱撒,再一次使用自己的公民權逃脫了猶太人和一個腐敗法官之手,本來必死無疑的他再度死裏逃生。

奧巴代亞·拓維拉牧師學習法律,就是為了幫助墨西哥南部恰帕斯的原住民。他們僅因持守福音派的信仰,就被逐出家園。拓維拉牧師像使徒保羅那樣,運用各種可能的方式在逼迫面前站立得穩。

可以說拓維拉同時有著兩個使命,即法律和恩典。1981年,他被任命為墨西哥全國長老會牧師。同年,又被恰帕斯國立自治大學的法學院錄取。1988年,他通過律師資格考試成為了一名註冊律師,為遭受逼迫的基督徒們申訴。1992年,他辭去牧師職務,成為恰帕斯洲福音派防護委員會的執行秘書和法律顧問,但仍保留恰帕斯長老會的投票權,並在星期天受當地教會之邀進行講道。

拓維拉牧師非常關心正義,尤其在意他人是否受到公平對待。維護正義也是我們基督徒的呼召之一。他明白,那些大膽發聲抨擊不公的人們,往往就站在遭遇逼迫的最前列。他得到了墨西哥最南端一個州的主教的支持,該主教呼籲要結束傳統主義天主教徒長期以來對福音派基督徒的暴力逼迫。費利佩·阿里茲門迪主教呼籲“不再因宗教而驅逐人和產生分歧”,並要求“不再因宗教、政治、文化或經濟的差異而引發破壞、燒毀建築和流血衝突” 。

在過去的30年間,宗教迫害已經迫使生活在恰穆拉村以及其它地區的約三萬五千名福音派基督徒離開故土。儘管壓力不減,福音派基督教在恰帕斯仍穩步發展。有統計數據顯示,如今當地35%的人口都堅信福音派信仰。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早期開始,我們帶著和解地區衝突的願景來到這裏,並一直致力於聖經分發、門徒訓練和社區發展的工作。

回應:今天,不論在哪裏,一旦弟兄姊妹遭遇不公和歧視,我都要大膽地進行反對。

禱告:主啊,為像拓維拉那樣支持正義和真理的勇敢的弟兄們,向祢獻上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