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你當為不能自辯的人開口,為所有孤獨無助者伸冤。(箴31:8)

耶穌在馬太福音12章裏所提出的基本溝通理論就是,人的言語和行為是他內心想法的真實流露。耶利米和其他先知都提醒我們,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而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則有一個著名的論述:“善與惡不過一線之差,那條線穿過每個人的心。”

基督徒在一個國家或地區裏所受到的逼迫,通常都有一個過程,鮮有瞬間或個別地發生的。幾年前,世界福音聯盟(WEA)宗教自由委員會領袖列夫·坎德林博士認識到了這一點,將逼迫的發展過程總結為三個階段,並適用於任何社會。他稱這三個惡性循環的階段為:造謠、歧視和逼迫。後來他又將這三個階段擴展為六個層次,每個階段各有消極和積極兩面。

吉姆·坎寧安博士和我本人曾參與了《勝過風暴》第一版的問世,也出席了多次研討會。

一些知識分子和詞彙學家發現,以整個過程的名字來命名第三階段是有問題的。於是我們開始從社會學、歷史學和聖經的角度來斟酌這個問題。由此,我們發現了有趣的學術相似現像。比如在1996年,種族屠殺監控組織主席格瑞格雷·斯坦頓教授提出了有關種族屠殺的八個階段過程的絕佳模型;而坎博士提出的惡性循環理論與心理學家約翰·戈特曼所提出的離婚最常見的四個跡像之間,有著有趣的相似性。

我們若接受耶穌在路加福音6:22中定義逼迫時所使用的四個動詞,我們就會發現在理解逼迫過程中的惡性循環的四個合乎聖經的清晰的步驟:敵對、造謠、不公和虐待。在接下來的四天裏逐一探討。

為什麼這個信息對於你我而言很重要呢?就在今天,我再次讀了一遍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的沉痛話語,那是他在阿道夫·希特勒的集中營裏被單獨囚禁了八年之後寫下的: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也沒有大膽地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回應:今天,我要為那些沒有能力為自己申辯的人爭取他們的權力。

禱告:主啊,求祢幫助我,讓我意識到那些竭力反對天國的邪惡勢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