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你們要仔細想想這位忍受了罪人如此頂撞的耶穌,你們就不致心灰意懶了。(來 12:3)

生活在自由社會的人門對 “逼迫”一詞的聯想,大多數會落在我們稱為“三大”範疇以內──折磨、監禁和殉道。很多人認為逼迫並不僅僅局限於“三大”,因為這三者往往只是在逼迫過程的最後階段才會出現。

耶穌不斷地警示門徒,如果世界恨祂,也會恨他們(約15:18)。在路加福音6:22,耶穌提醒門徒,這樣的敵對就是祝福。當然這種祝福與許多基督徒禱告所祈求的不同。

所以在逼迫過程的第一階段,身為耶穌的跟從者要醒覺,準備隨時遭遇敵對,正如耶穌自己也曾經歷過的那樣(來12:3)。耶穌指出,逼迫可能來自世界,甚至也可能來自家人和朋友。

那麼,這就代表我們應該帶著受逼迫的情結四處走動,一直將這些銘記在心嗎?斷乎不是。耶穌說即便在苦難中,我們依舊可以過著喜樂的生活,因為祂已經勝過了世界,我們也可以靠著祂得勝(約16:33)。

敵對的情況並非只是發生在那些經歷嚴重逼迫的地方,它存在於每個國家和文化中。幾年前,吉姆·坎寧安和我正在撰寫名為《黎明時分的紅色天空》的小冊子,在敞開的門的辦公室可以看到。它是有關發生在北美的輕微逼迫的事情,記錄了兩對年輕夫妻之間的對話。下面節選了相關的片段:

薩姆回答道:“我們真正的仇敵撒但的目的就是摧毀耶穌基督在各地的教會。耶穌自己就是那些非信徒的絆腳石。當我們說耶穌是唯一的道路,就被貼上了排他主義者的標簽,因此被看成是狹隘的。”

伊馮補充道:“幾天前,我聽到一位電台主播也為此生氣。當有人告訴他耶穌就是到神那裏的唯一道路時,他大喊著說我們福音派的人是世界上的人渣!”“咳,”桑吉特回答說,“這也太嚴重了吧?”

伊馮繼續說:“嗯,後來他繼續說他反對的並不是福音派的信仰,而是任何人傲慢地宣稱‘只有我的道路是對的’,不走的人都進入永恆的咒詛。”

薩姆總結說,“所有的討論都清楚地指出,因著耶穌的緣故,我們正在面對攻擊,今後將變得更加嚴重。逼迫也許並非只會針對生活在東非和中國的弟兄姊妹,也許也會臨到我們。”

回應:今天,在面對反對在我裏面的耶穌的勢力時,我要心存喜悅。我能夠像耶穌那樣,成為一個得勝者。

禱告:主啊,幫助我儆醒不受任何敵對勢力的負面影響,而為祢作美好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