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而且要為他受苦。(腓 1:29)

“當整個過程到了逼迫這一步(在造謠和歧視之後進行虐待),就沒有人會再做什麼了,因為‘你知道,不管怎樣他們都是壞人。’”列夫·坎德林博士在談到逼迫模式三階段時說。

過程中的第一個步驟一旦出現,並且在沒有正常的保護措施下,虐待就會發生。逼迫可能來自國家、警察或軍隊、極端組織、輔助軍事團體、反基督教的亞文化群,甚至是其他宗教團體的代表。更諷刺的是,在世界很多地方,本該對襲擊者的指控卻將受害者變成了惡棍。

這個階段的最終結果包括了“三大樣”:折磨、監禁、殉道──是逼迫時最常使用的例子。一個具體的例子就是在厄立特里亞,數以百計的福音派基督徒未經正式控告就被投入監獄,很多人被關在金屬集裝箱裏。

在伊朗,一對基督徒夫婦被拘禁並遭受了4天的身心折磨。當局甚至威脅要將他們4歲的女兒關到一個“機構”裏。來自德黑蘭的28歲的蒂娜拉德,因為和穆斯林一起閱讀聖經,而被指控為“參與反對伊斯蘭聖教的活動”。她31歲的丈夫馬坎雅利安,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二人成為基督徒才僅僅三個月。那些穆斯林歸主者,在小組裏聚會討論福音,相互鼓勵,在基督教信仰中成長。從伊斯蘭教轉到基督教是一個巨大的改變,他們非常需要培訓、安全感和歸屬感。教會試圖滿足這些需要,成為他們新的“家”。

當他們被釋放後,威脅開始了。蒂娜被告知:“如果你不停止和你的耶穌在一起,下次我們會指控你叛教。”在伊朗,這就意味著死刑。

摩洛哥的加瑪·艾特·巴克利木也在為他的信仰服刑。摩洛哥的基督徒及其支持者質疑這種穆斯林國家對敢於公開談論耶穌的人所採取的嚴厲措施。2005年,巴克利木,一名宣稱歸信基督者,在摩洛哥南部的一個小鎮,將位於自己的私人企業前的兩個廢棄的電線杆燒掉,之後他被指控“改變宗教信仰”並摧毀“他人的善行”而獲刑15年。

支持者和摩洛哥的基督徒說,當局決意要將他關進牢房,他犯了輕罪卻受到嚴重判決,是由於他堅定地講論自己的信仰。一名摩洛哥的基督徒拉奇德(為了安全起見,他隱藏姓氏,只透露自己的名字)同時是電視台(Al Hayat Television)的主持人說:“他不想只限於自己成為基督徒,並與周圍的人分享信仰。他們將會把他留在監獄裏,好讓他的靈性和心志都死去”。

回應:今天我要代表受逼迫的弟兄姊妹,盡所能地去做所有的事情。

禱告:為今天世界各地經歷折磨和逼迫的基督徒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