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安慰我們,使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些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 1:4)

喬伊摯愛的未婚夫塞維利諾是教會的牧師,在1996年1月那個星期天的上午,有一個人持槍衝進他們的教會,塞維利諾連遭兩槍身亡。那天剛好是伊斯蘭齋月的第一天。他們教會所在地是菲律賓南部霍洛島阿拉特小鎮,當地人以穆斯林為主。塞維利諾當初滿懷熱情地向穆斯林傳福音。他們原本計劃於1997年5月結婚。

“藉著神的恩典,我過得還好,而且仍然很享受這個事工”喬伊作見證道。她承認,在塞維利諾去世後,孤獨和空虛是最難忍受的事情。“我那時擔心自己再也找不到一個像他那樣屬靈的人了。”喬伊傾訴到,“我學會了看神對我生命的旨意,學會了接受生活中所遭遇到的一切境況,並將它們當作是神要塑造我變得更好的一個手段。從塞維利諾的生命,我學會了委身於事工和禱告;從他去世這件事情中,我學會了總是預備好面對自己信仰的創始成終者;從這個悲劇中,我學會了要把每一天都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來度過。”

殺害塞維利諾的兇手是一名陶撒格人。身為一名陶撒格人,喬伊憐憫自己的同胞,因為他們都被自己的信仰所蒙蔽。如今,她就通過接觸他們和菲律賓南部的薩馬穆斯林來服侍主。“神的計劃本是如此,我已經原諒了兇手。帶著仇恨、傷痛和不原諒活著,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尤其是我還在服侍穆斯林。我已經學會了如何以神的眼光看待他們。只有藉著福音才能改變他們。”喬伊說話的語氣不帶任何的痛苦。謀害塞維利諾的人有機會在葬禮上聽到福音,也許這是他們唯一一次機會能在公開場合聽到關於基督的愛。

我們把來自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來信交給喬伊,大家都安慰她,並承諾為她禱告。在給其中一位安慰者的回信中,她寫到:“為期兩年心碎的時光,讓我在靈裏變得健全。”這是她生命中的掙扎之一。“我學會了獨立,但依靠神,尤其是在每日與祂同行的過程中更是如此。我學會了勇敢和堅強,但是對於處於需求和患難中的基督徒,卻異常心軟。”也許,只有那些經歷過苦難的人,才能真正明白患難中的人的感受;也只有經歷過醫治的人,才能真正對受傷的人感同身受。

四年後,神帶領喬伊在我們機構服侍。“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神竟會呼召我服侍遭受逼迫的教會。神允許我在生活中經歷極大的痛苦,因此我就能理解那些在困苦中的人們;祂允許我先經歷患難,然後就能更好地服侍患難者。”

回應:我要將今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來過:帶著愛心,滿有寬恕,一直侍奉!

禱告:為喬伊在菲律賓南部穆斯林地區的重要侍奉而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