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瑞士有400名青年快閃黨靜默跪著,支持受逼迫教會,以及因信仰被囚的人。

當我想到:敘利亞人仍然處於內戰之中尼日利亞很多家庭仍然等著女兒回家布倫森牧師正在土耳其受審……這都令我心情沉重。我們能夠鼓勵身邊的人,甚至在他們遇上困難時為他們禱告,可是,我們可以怎樣分擔地球另一端的弟兄姊妹的重軛呢

我們認為可以,因為我們相信每個信徒都有關心受苦教會的天性。布倫森牧師肯定會同意我們的講法,因為他在獄中寫了以下的話:

美國牧師安德魯‧布倫森因為身為基督徒,在土耳其受審;他於7月25日離開監獄,改為在家軟禁。(圖片:World Witness)

 

「我知道神的恩典在保守著我,即使我感覺不到。我也知道,神百姓的禱告在圍繞著我,給我力量。我最害怕的,是我在獄中無人記念。謝謝你們沒有忘記我,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我需要站穩,更要常常仰望神的引導。

獄中感到的禱告

希伯來書13章3節教導我們:你們要記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也要記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內。

在《上帝瘋狂了?》這本書中,作者尼科·李普肯講到一個名叫德米特里的俄羅斯人的故事。他因為領導一間家庭教會而坐牢。在坐牢17年之後,守衛終於想到一個讓他崩潰和放棄基督的方法,他們向他撒謊說:你的妻子死了,遺下兩名兒子。

那天晚上,他在囚室裡深感絕望。而在同一時間,在一千公里外,聖靈讓他的妻子、兩名兒子、他的兄弟感到他的絕望。於是他們便跪下來大聲為他禱告。聖靈神蹟地讓德米特里聽到他所愛的家人為他禱告的聲音。

犧牲時間

我們的神是有恩典的神,即使我們不能與他們在一起,祂讓有需要的人聽到和感覺到我們的禱告。布倫森牧師是眾多因為信仰耶穌基督,並為祂作見證而被囚的人之一。每個人記念被囚的人的方式都不同:有人會在電話設響鬧提示;有人會在駕車上班時禱告;有人會在小組中禱告。但無論用哪一種方式也好,最重要的是順服,並定期為布倫森牧師等因信仰耶穌而被囚的人禱告。

敞開的門創辦人安得烈弟兄在《禱告:真正的戰鬥》中清楚講到,為弟兄姊妹禱告不能輕率:

「代價是高昂的。如果我們真誠的為遠方及近處所愛的人祈求,期望帶來改變,我們必須願意作出必要的犧牲。這到底有多重要呢?你、我願意做些什麼呢?也許我們並不需要真的獻出自己的生命,但我們是否願意為了代禱而改變每天的日程安排?我們是否願意承諾對世界各地的困境做出回應?我們是否願意在情感上承擔世界各地弟兄姊妹每天承受的苦難?即使看不到,或者察覺不到神的答案,我們是否還能堅持禱告?」

能夠更信靠祂的恩典

昨天教會崇拜時唱「信靠耶穌真是甜美」這首聖詩。唱的時候,我思想歌詞,也想到世上信靠耶穌的弟兄姊妹——縱然他們所面對的情況,並非我能夠想像得到:

信靠耶穌真是甜美,只要信靠主恩言,

只要站在主應許上,信靠主蒙福無邊。

(副歌)

耶穌,耶穌,何等可靠!多少事上已證明!

耶穌,耶穌,寶貴耶穌!願我信心更堅定!

崇拜之後我查看這首聖詩的歷史,發現正如很多偉大的聖詩一樣,這一首聖詩也是因為失去和痛苦而寫成的。露薏莎‧史德是在她丈夫意外死亡之後,寫成這首聖詩。她丈夫在長島海灣為了拯救一名遇溺的男童,自己卻不幸淹死。當時露薏莎和4歲的女兒莉莉更目睹意外經過。

很多時,當我看不見神在我認為最合理的方式行事,我會感到很困擾和灰心。但露薏莎讓我清楚看見,我們要信靠耶穌,因為耶穌在我們之前進到死亡,為要給我們生命。

信靠耶穌真是甜美,只要信靠主寶血,

只要憑著純一信心,能洗罪污白如雪!

最後一節是我的禱告;當我為布倫森牧師和他家人禱告,為尼日利亞等著女兒回家的眾多家庭禱告,為仍然處於內戰之中的敘利亞人禱告時,歌詞顯得十分真切:

感謝主助我信靠祢,祢是我救主良友,

我深信祢與我同在,從今時直到永久。

上文我引用希伯來書13章3節「要記念被囚的人」作為開始;但我覺得用5-6節作結束,提醒大家「神的信實」更是合適:「你們存心不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幫助我的,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主耶穌啊,願祢施恩與我們,讓我們更信靠祢!

 

作者凱特耶茨是敞開的門(美國)主要影響者的主任。她對禱告很有熱忱——無論是個人的禱告生活,還是為受逼迫教會禱告。她在敞開的門已經服侍了15年,在推動為受逼迫教會禱告發聲和給與支持上不遺餘力。

---

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十分需要你的同行和支持。請幫助他們,與他們一起在逼迫之地繼續持守信仰,為主興起發光。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受逼迫的教會得到實際支援,如獲得聖經、領袖培訓、青少年事工、創傷治療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