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壤五一體育場舉行的阿里郎大型演出

倘若你沒有在北韓生活過,你會很難想像1945年8月15日這個日子的重要性。那一天日本宣佈投降,二戰也隨之終結,30年的佔領和壓迫終得解放。然而沒人能夠猜到,這一天也標誌著「三八線」的降臨。如今,南北韓的許多人畢生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有朝一日能與70多年未見的親人團聚。

作者:脫北難民崔約翰

(北韓70週年國慶文章——第一部份)

2018年9月9日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慶。在這個全國性的節日裡,北韓當局預備重啓阿里郎「大型演出」。這種演出傳統上包含由多達10萬人出演的雜技、舞蹈和體操表演,在平壤設有15萬個座位的五一體育場舉行。

然而大多數北韓人都無法參加這個十分昂貴的盛典,只有少數特權階層可以參加。不過,大部份百姓還是能夠休假一天,考慮到北韓每工作10天才有休息日,這是可喜的。其實在某些「大動員時期」,百姓甚至不得不持續無間斷地工作。

我記得從前在北韓的日子,每到國慶日,父母會帶著我去走訪親戚,和他們聚一聚,吃一些零食。我從前就是這樣渡過9月9日的。

在平壤五一體育場舉行的阿里郎大型演出——據說金正日在小屋裡誕生

金日成與教會

70年前,北韓究竟是怎樣建立起來的呢?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

眾所週知,1994年去世的金日成是北韓第一位領導人。他大部份時間都是由他的祖父母撫養長大的,他們是教會的執事。金日成的父母親也是十分虔誠的基督徒。他父親金亨稷不喜歡共產主義,因為共產黨不接受基督徒的聖愛和平權等觀念。平壤的七谷教堂就是獻給金日成的母親康盤石的。他母親的名字有「磐石」之意,這個名字源自西門——就是耶穌改名為「彼得」(即「磐石」)的使徒。(如今這座教堂是該國4個「樣板」教堂之一,多麼令人悲哀。)

幾乎確信無疑的是,金日成兒時就與家人一起上教會。也許這就是金日成的個人極端崇拜之中不難找到基督教用語的影子。比如說,這種崇拜自有一套「三位一體」——金日成是父,他兒子金正日是子,而「主體思想」(Juche)的意識形態則擔當了聖靈。對於金正日的誕生,有一個類似耶穌降生的故事。星期天人們不去教堂,但他們必須在星期六去當地的金日成研究中心,研讀領導人的「聖言」。

金日成由基督徒一手養大,卻憎恨與人權和自由有關的一切,甚至還逼迫神的教會,怎麼會這樣?這讓我驚駭。

其中一部份原因也許在於他最初——也是最強的敵人是一些基督徒。當時在親共和反共團體之間爆發了激烈的暴力衝突。而反共運動的主要領袖也是一些基督徒。

金日成借助精明的「分而治之」手段在這場爭鬥中取勝。許多基督徒領袖被捕,其中許多人被處決。

北韓的「樣板」教堂

基督徒的三個選擇

在1948年以前,北韓已經被斯大林主義佔據。因為北韓的基督徒不親蘇聯反倒親美,也因為他們在意識形態上的抵抗,金日成給了他們3個選擇:1)加入共產黨並放棄基督信仰,2)殉道,或者3)逃往南韓。在1946-1953年間,總共有150萬北韓人成功抵達了南韓,其中包括許多基督徒。

這也是金日成鏟除意識形態對手的方法。我個人感到,金氏家族對神子民發動的戰爭,其實是在敵擋神對北韓的愛。然而就連金日成也沒有能力從北韓徹底鏟除基督信仰,其後繼者也沒做到。

所以當我們紀念北韓成立70週年時,應當慶祝神的教會在北韓的韌性,並且屈膝向神感恩,祂的眼目從來沒有離開這個國家(我的祖國)。耶穌仍然活著,有關祂犧牲、復活、赦罪的福音,以及我們在祂裡面的盼望,仍然在人們的心中傳開;北韓也不例外。

 

請為我們在北韓的主內家人不住的禱告:

  • 他們能得到食物,衣服和藥物以幫助他們生存;
  • 他們能得到聖經以建立信心並得著安慰;
  • 他們能夠從廣播中聽到鼓勵的信息;
  • 祈求聖靈在監獄和勞改營裡作工;
  • 北韓領導人和國際領袖之間的成功和平談判將會出現;
  • 藉著我們至高神的恩典,在北韓的每個城鎮都有公開敬拜神的教會。

北韓已經連續 17 年在《全球守望名單》上排名第一。敞開的門估計,在北韓大約有30萬基督徒,他們必須隱藏信仰,並以非常保密的方式聚會。他們沒有宗教自由,長期生活在威脅之下。估計有5至7萬名基督徒因為信仰而被關進勞改營、拘留所,被驅逐到偏遠地區。

---

如今全球基督徒面臨的逼迫正在上升,是近代歷史的高峰。敞開的門60多年來一直在前線上服侍,請加入我們的行列,與您在受逼迫的弟兄姐妹一同站立來堅固教會。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教會得到實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