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娜的旅行日記;探訪尼日利亞寡婦之行的反思

 

「我們聚集到祂身邊,來到主周圍。神的眾子民都聚集到這裡,一起歸向祂。」

40 位婦女歡唱著這首歌,熱烈地歡迎了我,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姊妹組成的團隊——我們要用2天時間與她們團契,彼此勉勵。我們來到尼日利亞參加了為當地婦女舉行的研討會,這些婦女都經歷了巨大的傷痛和絕望——她們的丈夫全都因為基督信仰而殉道了。

她們的丈夫是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在尼日利亞東北部發動駭人襲擊的目標,還有一部份人在中部針對基督徒的宗教暴力中喪生。一些婦女目睹了丈夫被殺;還有一些婦女自身也遭受了襲擊;有些人不知道丈夫遭遇了何種命運;甚至有一些婦女仍然與兇手住在同一條街道上。

儘管這是如此難以想像的可怕經歷,這群姊妹給我的印象卻是難以置信地堅強,她們挺立在神話語的磐石之上——主的大能和恩典從她們的身上洋溢出來。藉著神和敞開的門的支持,她們得到了克服悲痛、哀傷和絕望所需的方法。

敞開的門藉著與當地事工伙伴的合作,為尼日利亞的3,000多名在危機中的寡婦提供支持,包括創傷輔導、門徒培訓,衣物,子女學費和小額貸款,以便他們能夠開辦小生意。與會的40位婦女中,有許多人的亡夫是牧師或社區領袖。我們鼓勵這些師母把她們的經歷分享和傳承給其他在危機中的寡婦,從而有助於寡婦事工果效。

阿薩碧拿到小額貸款,以支持她的蔬果生意

 

在這兩天寶貴的團契時間,我們與尼日利亞姊妹們分享了許多故事。藉著聖經教導,我們講述了神的愛;還有關於饒恕,以及把傷痛交給耶穌的時間。我們也聽到了世界其他地方的基督徒婦女遭受逼迫的故事,享受了愉快的手工藝活動,並用熱情的歌聲一展歌喉!

寡婦們把生命中最深的傷痛寫下來,然後把它釘上十字架交給耶穌。

 

維多利亞是其中一位與會者,她是4個孩子的母親,其中最小的孩子是在她丈夫被博科聖地綁走3星期後出生的。不知道丈夫是生是死,無法埋葬他或給他掃墓,讓她的傷痛更加深重。可悲的是,維多利亞的困境並不獨特,她的故事說明了眾多婦女的創傷,因為不知道配偶下落而無從釋懷。丈夫失蹤的悲痛對維多利亞仍然記憶猶新,但我目睹其他寡婦安慰和輔導她渡過悲痛的過程,實在是美極了。藉著這個事工創建了一個寶貴和無價的群體,成為美好的見證。

「寡婦」的標籤使得這些姊妹時常在社交圈子裡受到孤立,因此她們彼此支持,藉著這個事工得到愛和支持,從而帶來了真正改變。值得注意的是,維多利亞分享說:當她特別沮喪時,她決定站起來讚美並感謝神。她最喜愛的經文是詩篇117篇:

「萬國啊,你們都當讚美耶和華!萬民哪,你們都當頌讚他!因為祂向我們大施慈愛;耶和華的誠實存到永遠。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維多利亞向我們展示代表神對她的愛的工藝品

 

其中一位最年輕現年24歲的姊妹,於2016年失去丈夫,當時她懷上第二個孩子兩個月。悲慘的是,這個孩子在研討會兩週前去世了。她本不想來,因為要把另一個3歲的兒子交給公婆照顧。

尼日利亞是個父權社會,在該國文化傳統中,死去的丈夫的家人必須照顧寡婦和孤兒。但不幸的是,許多寡婦在這種關係中受苦,有時還會遭到剝削和虐待,因此這種安排只增添了她們的痛苦。在與我們共渡的兩天裡,這位姊妹的態度從灰心喪氣變為了盼望與喜樂。她與我分享:

「我們或許失去了丈夫,但並沒有失去所有。我們還有希望,我們有天國。」

這群姊妹的屬天永恆視角,讓我備受鼓舞。

我們共渡的最後一個下午,所有人都一起做手工。開始時,一些姊妹看起來相當疑惑,但很快,整間屋子就充滿了飾品閃出的點點星光、美麗的羽毛和歡快的笑聲——大家都製作了紀念卡來幫助記住在研討會中學到的東西。看到她們拿著代表自己最大的收穫和改變的創意手工,尤其讓人受鼓舞。有些人使用了聖經經文,還有些人寫下了神的愛、神的關懷和她們自身的價值。

寡婦們享受著手工活動

 

其中一位姊妹傑米娜一開始對「做手工」興趣索然,她最後卻說:

「我本以為這只是玩耍,但今天下午我在玩耍的過程中忘卻了一切煩惱!」

樂趣與慶祝!

 

來到研討會的尾聲,我們為與會的每一位姊妹禱告……方法是「禱告隧道」!整群人對握著雙手搭起一個拱形隧道,讓每個姊妹一個接一個地穿過隧道,而其他人都祈禱祝福。大家發出的聲音暸亮,摻雜著禱告、歡笑和喜樂的聲音;也有燦爛的笑容,每個人都走過了隧道。

她們走過了「禱告禱告」

 

那一週稍後時候,我們有幸探訪了與會的幾位姊妹。聽到她們訴說自己如何受到了研討會的鼓勵,一瞥神如何使用這次經歷改變她們的生命,實在是很棒的經歷。她們驕傲地把自製的手工藝品陳列在家裡,每個姊妹都十分慷慨好客。她們雖然生活都很拮據,卻還是買了茶點禮品給我們享用。

我們在阿薩碧家裡聚集,聆聽她如何受到幫助。

「我學會了饒恕,學會了作他人的幫手。學會了給予,而非永遠接受和索取。我如今所禱告的,就是餘生時刻尋求主。」

阿薩碧

 

黛博拉在研討會之前總是發噩夢,難以入睡。她為此禱告之後睡得很香甜。她如今正在找工作,而她在孩子的學費和衣物上獲得的援助也減輕了她的重擔。

黛博拉

 

薩拉圖的丈夫是2004年危機爆發以來遭博科聖地殺害的第一批牧師之一。她已經把從研討會上學到的一切教給了孩子們。她尤其受其他國家遭受逼迫的姊妹的故事激勵。她說:如果神也在那些姊妹的景況中使用她們,那她也能在自己的景況中為神所用,去榮耀祂!

薩拉圖

 

我回憶起與這些姊妹共處的時間,就為她們不懈前進的力量和堅忍所震撼。她們全都對信仰充滿熱情,而神的話語也成了她們的磐石和力量源泉。我也備受寡婦事工的鼓舞——沒有慷慨的支持者,這種服侍不可能實現。寡婦事工使這些從嚴峻考驗和喪親之痛中倖存下來的強大女性們,得到了創傷復原關懷、門徒訓練、實際援助,以及在漫長的前路上彼此支持的群體。

喬安娜

---

您的小幫助助他們走下去

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和富拉尼武裝牧民對尼日利亞基督徒的殘暴襲擊勢不可擋,大量基督徒流離失所、成為寡婦孤兒、被綁架。但我們仍然看到至高的主如何使用基督的身體帶來希望,並提醒在前線的弟兄姊妹,他們不會被遺忘。

除了寡婦事工,敞開的門藉著尼日利亞當地合作伙伴幫助為受逼迫肢體,包括提供醫療診所,鑽孔(清潔水)和學校等服務,以及為被迫逃離家園的人提供緊急救濟。我們也在訓練教會,幫助他們裝備基督徒,通過門徒訓練來應對逼迫並堅定信仰。尼日利亞《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 14 位。

捐獻:讓受逼迫的教會得到實際支援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