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科聖地」——盤踞在尼日利亞*北部的穆斯林極端組織,多年來以恐怖活動威脅著當地基督徒;大致上譯作「西方教育是一種罪孽」。

博科」——一個女嬰的侮辱性綽號,女嬰的母親也被冠上「博科聖地的女人」的稱號。所有村莊裡的年輕女孩,被博科聖地擄走且囚禁超過一年之後,回到家鄉時,都被冠上這稱號。

2015年10月,博科聖地攻擊了博爾諾州果扎地區的一個村莊。17歲的以斯帖**在一陣槍聲和尖叫聲中,試圖帶著患病的父親逃走,但卻慢了一步。她的父親中槍後隨即倒地身亡。她和幾個年輕女孩被極端份子擄走至山姆比薩森林。從此之後,她再也沒見過她的父親。

惡夢開始

接下來的幾個月成為她一生中的夢靨。博科聖地的男子用盡各種手段,迫使這些女孩們背棄基督。有時用權貴利誘,有時用恐嚇威脅。

許多男人因為以斯帖漂亮,都想要娶她為妻,因而對她施加更多壓力。然而,她意志堅定絕不妥協。「如果要我死,那就死吧,我絕不會變成穆斯林。」她心中下定決心。

以斯帖十分勇敢,但她的堅決卻遭受到最殘忍的考驗。「我無法計算有多少男人強暴了我。他們每次發動攻擊回來後,就強暴我們、凌辱我們……」她邊說邊低頭,試圖遮掩臉頰上的眼淚。

停頓了一段時間,情緒穩定後,她繼續說:「……每過一天,我就更厭惡自己。我覺得神已經離棄了我。有時候我對神感到非常憤怒……但無論如何我仍無法背棄祂,我總是想起祂的應許——總不撇下我,也不丟棄我。」

我能否愛這個孩子?

在被囚禁的某一天,以斯帖發現自己懷孕了。她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更糟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愛這個孩子。

不久之後,尼日利亞軍隊救出了以斯帖等人。但她們的返家之路卻十分艱苦。村裡的人並不希望她們回來,更稱她們是「博科聖地的女人」。就連以斯帖的祖父母——她僅存的家人——都因為她懷孕而鄙視她、辱罵她。在孤單沮喪的同時,更令她心碎的是,他們拒絕稱呼她女兒瑞貝卡的真名,只叫她「博科」。

所幸,當時以斯帖的教會援助她,幫助她與敞開的門尼日利亞團隊連繫上,並邀請她參加為被極端暴力逼迫的受害者而開辦的「創傷關顧研習會」。

把重擔釘在十字架上

研習會中,參加者將他們心中的重擔釘在木製十字架上。「當我把寫滿重擔的紙條釘在十字架上,彷彿把所有的憂傷痛悔交託給神,我頓時覺得輕省。接著訓練師把十字架上的紙條撤下燒成灰燼,我感覺所有的哀傷羞愧都消失了,從此不再回來。」

如今,以斯帖對自己和所受的遭遇感到平靜。更重要的是,她開始「愛」瑞貝卡,儘管有些人仍拒絕接受這孩子。「在悲傷哀痛中,她成為了我的喜樂和歡笑。」

以斯帖也成為了神愛與恩典的見證。「人們察覺到我的轉變。有些曾經譏笑我的人,如今卻問我有什麼秘訣。我告訴他們『我饒恕了我的仇敵,並相信神會按著祂的時間為我伸冤、施行公義。』」

*台譯:奈及利亞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寫信鼓勵以斯帖

即使以斯帖現在已經接受了過去發生的事情,但她過去所受的恥辱,仍將存留在她和女兒瑞貝卡生命中好長一段時日。她目前在農場工作,賺取微薄收入以維持生計,養活自己、瑞貝卡,及同住的祖父母。

你可以透過簡短的書信,在以斯帖未來作「瑞貝卡的母親」和對身邊的人作「基督的使者」這道路上,支持、陪伴、鼓勵她。(書寫指引) 

請將你的信件於2018年12月15日前,寄送至:

敞開的門香港

香港,旺角郵政局,信箱7851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