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21名被博科聖地擄走的奇博克女孩重獲自由

本故事包含有關性暴力受害者的實錄,可能會引起讀者不安。

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穆拉德(Nadia Murad)和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醫生,二人都發起了運動來努力抗爭戰爭中的強姦行為。穆拉德是來自伊拉克的雅茲迪人,她被所謂的伊斯蘭國(IS)武裝份子折磨和強暴,後來卻成為了解放雅茲迪人運動的領袖,而穆克維格醫生則是一位剛果婦科專家,她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治療了成千上萬的強姦受害者。

敞開的門在伊拉克的一位伙伴說:「穆拉德勇於分享自己在IS手中的慘痛經歷,她是個好榜樣。她的見證透露出千萬雅茲迪人、數以百計的基督徒,以及無數橫遭IS綁架的婦女所處的可怕現實。她的故事說明了少數信仰群體的婦女的雙重脆弱性——她們既在「錯誤的信仰」中,又「生錯了性別」,因此在性暴力面前顯得尤為脆弱。」

「性暴力」成為「宗教逼迫」的一種武器,這是我們全球各地遭受逼迫的姊妹時常面臨的處境——然而她們遭受的凌虐卻常常被人忽視,也無人發聲挑戰這種黑暗。

巴基斯坦每年有700個基督徒少女和婦女遭到綁架,她們通常會被強暴然後被迫嫁給穆斯林並改信伊斯蘭教。倘若她們的家人對此有怨言,就會被指控「騷擾」被迫改信的女子及其新家庭,因為她是「自願」改信的。

在哥倫比亞,歸信基督並脫離游擊隊之類的暴力團體的婦女會遭受性暴力;她們離棄「前戰友」的懲罰就是被強暴。

在尼日利亞,博科聖地之類的極端伊斯蘭團體成員用強姦作為武器。據尼日利亞政治暴力研究網(NPVRN)報導,一些博科聖地襲擊者認為,是基督徒婦女使兒童蔑視伊斯蘭教。倘若婦女是價值觀和信仰的主要傳播者,那麼對婦女和少女施以綁架、逼婚和強迫改信之類的手段就擁有了戰略意義。

NPVRN還聲稱,博科聖地對基督徒婦女的性虐待,也是一種扭曲的「宗教稅(jizya)」——早期伊斯蘭教統治者要求非穆斯林臣民繳納這種稅來換取保護。NPVRN採訪了一位曾反復遭到博科聖地強暴的少女,她說,綁匪告訴她,強暴她的依據在於「以性來繳納宗教稅」。

創傷護理幫助尼日利亞婦女恢復身份與尊嚴

敞開的門的創傷援助協調員瑪利亞*說:「性虐待不只擁有性方面的影響;它更是消滅一個人意志的一種暴力手段。這是壓垮一個人並奪去其身份和尊嚴的武器。」

你的支持和禱告,使得敞開的門的同工和伙伴得以為我們因跟從耶穌而遭受性暴力的姊妹們提供不可或缺的創傷護理。這種護理和輔導有助於恢復她們的身份感,並恢復她們作為神的孩子的自我價值。

我們最近在尼日利亞開辦了一個為期一週的創傷護理項目,幫助了30名在博科聖地武裝份子手中遭受性暴力的婦女。

伊佳娜達的故事

伊佳娜達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故事令人心碎。她在療程開始時分享道,「我感到自己毫無價值。我覺得自己再也不會被家人和朋友接納了。4年前,我還在學校裡上學,成績名列前茅。我甚至在班上得到了「最優雅整潔女孩獎」。每個人都想和我交朋友,老師和同學都愛我。那時我的志向是當一名律師。」

「然而博科聖地4年前進村來綁架了我以後,我一切夢想都破碎了。如果說世上有比地獄更糟的地方,那大概就是落在他們手上了。這些惡魔折磨我的4年彷彿一輩子時間。」

「我從學校裡最優雅整潔的女孩變為了最骯臟的。我4年以來每天都穿著同一套衣服。我都數不清自己遭到強暴的次數——他們每次襲擊歸來,都輪流姦污我。我做任何反抗都會招致毒打。」

「我現在有了一個兩歲的兒子,懷上老二也已經6個月。以後誰來照顧我兒子、我未出世的孩子和我呢?我2018年3月獲釋的時候,一些朋友來看我。他們看到我的孩子,並且發現我又懷孕了的時候,就哭泣起來。我也忍不住哭起來,因為我還記得跟他們一起上學的時光。」

隨著療程的深入,伊佳娜達分享道:「起初,我受邀參加這個創傷康復項目的時候,不願談論自己的經歷。但當我意識到談論傷痛有助於我脫離痛苦之後,我就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很神奇!我感到釋然了。」

愛華的故事

另一位婦女愛華也受到了4年的囚禁和虐待,如今又一個兩歲的兒子。在接受創傷治療課程的時候,她已經懷孕將近9個月了。她坦誠得令人揪心:「我恨這個小子。惡人強姦了我,這小子就是他們的血脈。我每次看到他,就想起在博科聖地手裡的4年。我很快就會再生一個提醒我這傷痛的孩子。」

然而神是大能的,祂在創傷治療中在她的心裡動了工。在一週快要結束的時候,她說:「我意識到我兒子並沒有選擇藉著博科聖地來到我生命中。我被侵犯也不是他的錯。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裡,我開始為憎恨這個無辜的孩子而感到愧疚。我承諾,自己會在神的幫助下愛他並照顧他。」

我能夠為這些因信仰而面臨性暴力的婦女做什麼?

你可以禱告祈求主保護我們在世界各地面臨此類襲擊的姊妹。求主醫治那些遭受了性暴力的人們,使她們復原。也求主藉著敞開的門以及其他團隊,為她們提供所需的護理和支持。

你可以捐獻。讓受逼迫教會得到實際支援。

寫信鼓勵以斯帖

17歲的以斯帖*亦是遭受博科聖地強暴的受害者。她雖然已經接受了過去發生的事情,但她過去所受的恥辱,仍將存留在她和女兒瑞貝卡生命中好長一段時日。

你可以透過簡短的書信,來支持、陪伴和鼓勵以斯帖。(書寫指引)

請將你的信件於2018年12月15日前,寄送至:

敞開的門香港

香港,旺角郵政局,信箱78516號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