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伊朗坐牢的華希,現於土耳其牧養一間 200人的教會

按照伊朗令人詬病的監禁制度,被判有罪的伊朗基督徒會被判坐牢,成為良心犯」。曾經在伊朗坐牢的基督徒說,他們會被迫忍受嚴重的身體及情緒上的折磨,因為當局給他們施壓,要他們放棄信仰。雖然很多釋囚都見證說在獄中經歷到神的同在,但他們也得處理獄中可怕的記憶。這些記憶在他們獲釋之後,會有一段長時間成為他們的夢魘。有見於此,敞開的門與當地事工伙伴和教會合作,給基督徒釋囚提供「創傷護理培訓」。

今年早些時候,超過30名因信仰而入獄的伊朗基督徒在土耳其參加了培訓。他們大多數從前是伊朗家庭教會的領袖,並沒有在土耳其帶領事工。以下是華希、沙曼*和慕特巴的分享,述說神怎樣使用這個釋囚培訓,影響他們個人和他們目前的服侍。他們現在以難民身份住在土耳其。

我哭了很多,但我也大受安慰

華希是一名前伊朗家庭教會領袖,曾為了信仰而被囚,土耳其牧養一間 200人的教會。對他來說,創傷護理培訓讓他在信徒面前變得透明,因為他們也曾經歷過,能夠理解他。

他說:「在培訓中,我遇見一些與我有相同經歷的人。我們明白對方,也彼此學習。我哭了很多,但我也大受安慰

「作為一個在伊朗坐過牢的人,我常常感到孤單,以為沒有人關心我。但這個培訓證明我錯了。你們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在日常生活中,我覺得很難談論我在獄中的生活,那是一個可怕的故事。而且,作為一個領袖,假裝自己比實際更堅強,是很大的試探。要從經歷中得醫治,過程很痛苦。有些傷口好了,但另一些還沒有好。然而在培訓中的經歷和教導,令我變成更堅強的領袖。我很高興能參與這次培訓。」

 

慕特巴:「這個培訓是我康復過程的好開始。」

分享獄中經歷,讓我想起神給我的教導『要安靜,我會靠近你。』」

慕特巴之前是家庭教會領袖,現今在土耳其輔導說波斯語的同胞信徒。在服侍初期,鉤起了他許多艱難時刻的記憶。創傷護理培訓幫助他明白,如何保持自己的身體和靈性健康,從而可以輔導他人。

「在培訓中,我學會怎樣為自己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這個培訓是我康復過程的好開始,我的傷口每天逐點痊癒。獲釋之後,那些獄中記憶的壓力使我頭暈目眩。過了一段時間,這狀況都消失了。但是當我開始在土耳其輔導同胞信徒時,它又回來了,因為輔導時牽動了很多情緒。」

「在培訓中,我學會怎樣為自己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當我輔導他人的時候,我有時候會陷入受助者的問題之中,但現在我學會了保持一定的距離。長遠來說,這讓我可以為他們做得更多。有了這個安全空間,過去幾個月雖然教會中有衝突,但我在輔導別人時仍然保持身心健康,不再感到暈眩。」

分享獄中經歷,讓我想起神給我的教導『要安靜,我會靠近你』。我想將這個功課再次應用到我的生活之中。我不再為別人的認同而說話;我不想別人因為我曾經為信仰入獄,而把我視為重要的人。我跟其他基督徒其實沒有分別:我像所有人一樣,都需要神。我現在也需要祂,所以我嘗試把焦點放在祂身上。」

 

沙曼:「當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時,你不能想像這對我有多大意義。」

也許神要我在這裡學會一些東西

沙曼*在被捕入獄之前,也是一名伊朗家庭教會領袖。他現在居於土耳其,但夢想有一天能夠回到祖國服侍主。

他說:「我現在仍然跟神討論我的前路,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抉擇,但決定權在祂手裡。以難民身份在土耳其居住並不容易,但我從西方的朋友口中得知,西方國家的生活如此匆忙,以至信徒幾乎沒有時間每天禱告敬拜。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也許神要我在這裡學會一些東西,當我回到伊朗時便可以用得著。」

他說,他接受的創傷護理,給他「持久的心曠神怡。」

「我仍然跟一些在培訓時認識的牧者保持聯絡,他們幫助我繼續學習。我的朋友說我參加培訓後變得更堅強。我嘗試應用我學到的,每天我都會學到新的東西。」

對沙曼來說,知道世界各地的肢體聽到他的故事並為他禱告,這為他帶來了力量。

「你們邀請我參加這次培訓,令我感到鼓舞。而你們來探訪我,讓別人知道我的故事和為我禱告,也令我鼓舞。當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時,你不能想像這對我有多大意義。」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伊朗《全球守望名单》排列第10位。敞開的門藉著以下事工來堅固波斯語世界的基督徒:

  • 分發聖經及基督教書刊
  • 門徒訓練
  • 創傷輔導
  • 基督教多媒體計劃
  • 發聲

---

如今全球基督徒面臨的逼迫正在上升,是近代歷史的高峰。敞開的門60多年來一直在前線上服侍,請加入我們的行列,與你在受逼迫的弟兄姐妹一同站立來堅固教會。

訂閱「禱告提醒」:你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受逼迫的教會得到實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