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本質上是和平的,但有必要訴諸暴力⋯⋯免讓這和平的宗教消滅』——緬甸佛教極端主義「969運動」領袖威拉杜

許多人或許會覺得驚訝:一個以佛教(人們心目中的和平宗教)為國教的國家,卻不是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和平之地。

儘管新總統上任後,斯里蘭卡教會遭到襲擊和被迫關閉的狀況有所緩解,但過去3年來有關基督徒遭恐嚇的報導卻在攀升。人身傷害仍然維持在大約每月一起。

拉利夫*和迪內希*的教會的遭遇分別代表了不同程度的典型襲擊。拉利夫在斯里蘭卡西部的瓦特勒的教會被一群當地人包圍,包括佛教僧侶在內的暴民威脅要燒毀教會 (他和妻子以及3個孩子都在裡面)。僧侶們認定這間教會妨礙了附近的佛教寺廟,儘管教會在此已經有6年歷史。他們控告拉利夫,但一位法官引用了有關宗教自由的新法律,於是撤銷了控訴。拉利夫說:「極端份子希望我離開,但無論我走到哪裡,同樣的逼迫都會等著我,因為我會傳揚同樣的福音。」

迪內希在位於斯里蘭卡中部的康堤區牧會已有30年。當他在2015年12月開始擴建教堂的時候,村委會、警方和宗教官員都來勒令他停止,他從此不再受歡迎了。社區人士起訴他,而在法庭上,法官判他敗訴,指他未經許可經營禮拜場所,勒令他關閉教堂。他不服判決而上訴並獲勝,但隨後當地佛教徒村民針對了教會裡的企業主,不再購買他們的商品和服務。

2017年5月,由30至40名佛教僧侣带领的约1500至2000名暴民进行了一次大型示威活动,商店关闭,镇上挂著黑旗。他们威胁要破壞一所教會,除非他們停止聚會。

 

重新定義逼迫

斯里蘭卡全國基督徒福音聯會的宣教主任馬希什認為:斯里蘭卡佛教徒的反基督徒情緒比暴力行徑為多。「我認為我們應當重新定義『逼迫』的真正含義。說起斯里蘭卡的逼迫,逼迫者的目標不是襲擊我們⋯⋯而是保護村莊免受帶著基督而來的人的影響。」

「當你去一個村莊(傳福音或生活)時,逼迫者會說:『不要進這個村子來!這是個佛教徒村莊。你不該來這裡談論你的宗教。』如果你堅持要進去,村民就可能使用某種暴力手段來驅趕你。」

第二級別的逼迫,他說,是發生在基督徒小眾決定安頓下來的時候。「人們不會容許他在村裡租房的。他租不到房子,也就不會有縱火案了。」

「第三級別的逼迫:即使你租到了房子,人們也會向村民施壓,而地主就會來收回房子。因此只有當你設法住下來時,暴力才會開始,你才會成為了襲擊目標——毆打、縱火、被趕出村莊,遭受抗議和示威等等。只有在你住下來後,這些事才會發生。」

馬希什說,當一個斯里蘭卡基督徒想要向人分享基督信仰,而有人說他不可以,那就是逼迫開始的時候。斯里蘭卡於2018年《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 44 位。

*出於安全考量,文中使用化名

代禱事項

  • 許多牧師因為服侍而遭到嘲笑和騷擾,請為他們禱告。
  • 為受到當局欺凌的教會和牧者們的司法保障禱告——他們多不了解自己的法律權益。
  • 激進政治團體「獅血Lion’s Blood」勢力逐漸壯大——求主保護基督徒,讓人們能更多地接納少數族群。

---

如今全球基督徒面臨的逼迫正在上升,是近代歷史的高峰。敞開的門60多年來一直在前線上服侍,請加入我們的行列,與你在受逼迫的弟兄姐妹一同站立來堅固教會。

訂閱「禱告提醒」:你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受逼迫的教會得到實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