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All Hallows Bow教會的克里斯牧師早前造訪了黎巴嫩,在那裡與敞開的門服侍敘利亞難民的當地教會伙伴見面。本文是他從這些主內家人學習到「逼迫、禱告和興旺」的分享。

今年早些時候,我與一位敘利亞難民促膝交談,他告訴我:「戰亂是一份禮物。它讓我們醒悟到人沒有耶穌就會迷失的事實。」

「禮物」不一定是你所預期的。

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是受逼迫教會的「禮物」,因為我們為他們禱告,在經濟上幫助他們。但我想要顛覆這種想法——我們應當看「受逼迫教會」是神賜給我們的「禮物」

我們西方基督徒有一種天真的想法:我們處於最好的處境中,而那些受逼迫的人需要我們的禱告才能變得像我們一樣。當我們禱告「求主賜福予受逼迫的人」,我們想的是「主啊,求祢使他們的生活變得像我們一樣。」

但我遇到的一位黎巴嫩牧師告訴我:「請不要我們禱告,因為我敢保證你們會為錯誤的事情禱告。請不要為我們的安全而禱告,請不要為停止逼迫而禱告。」

「相反,請我們一同禱告——我們在祈求敘利亞得救;我們在祈求神吸引萬人歸向祂;我們在祈求祂的聖光能閃耀到最明亮;我們在祈求自己能剛強壯膽;我們在祈求當逼迫來臨時 (它一定會來),我們不會逃跑躲藏,反而是更加忠誠,那怕是犧牲性命。」

危機在於安穩的生活使人沉睡,因而錯過了耶穌對活出徹底不同的生命的呼召。我們在沉睡中錯過了挑戰和呼召,乃至無法成為堅守信仰的人。

「受逼迫教會」是我們的「禮物」,因為如同一面鏡子,他們向我們反映出真正委身於耶穌的楷模。在這次黎巴嫩之行中,一位教會領袖對我說:「我見過許多人能夠從逼迫中存活 (站穩信仰),但從富足中存活的卻不多。」我們的信仰是否到了沉睡的危機之中,沉溺在繁榮富足之中?

當我反思信仰時,就發現自己是為了「健康、財富和繁榮」而禱告。而我聽到受逼迫教會的禱告卻是:「惟願我們剛強壯膽;惟願我們在逼迫來臨時不惜代價、堅信到底。」我們的禱告是多麼不同?我的信仰究竟怎麼了?難道耶穌僅僅成了我致富的自動售貨機嗎?

一位在黎巴嫩帶領一個重要事工的牧師告訴我:「風險如此巨大,因而沒有『部份』委身於耶穌的人,這些信徒都是『完全』委身的。」

我很喜歡這句話:「沒有部份委身。」

我們能否讓受逼迫的教會成為你和我的「禮物」——幫助我們振作起來、不再滿足於部份委身,並成為像耶穌的人嗎?我能否挑戰大家一起禱告,使我們能更像他們嗎?

我能否挑戰大家「與」受逼迫的教會一同禱告,而不是「為」他們禱告?

惟願我們所禱告的,不是讓他們的生活與我們一樣,而是祈求主堅固和勉勵祂的子民;我們要祈求在逼迫面前堅穩站立的力量;我們要祈求逼迫者可以歸主。

也讓我們一起祈求自己能夠醒覺,讓中東千萬基督徒的信心來重塑我們,也重塑我們對耶穌的委身。

反思

以賽亞書45:3告訴我們:「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秘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神是否也在嘗試賜給你「暗中」的「隱秘財寶」,就是從你意想不到之處賜給你呢?

禱告

請與克里斯遇到的那位敘利亞牧師一同禱告——求主拯救敘利亞,使萬人歸向祂;求主讓中東弟兄姊能剛強壯膽;求主的聖光從那裡的教會照耀出去。

與中東的教會家人並肩而立

敞開的門透過黎巴嫩當地事工伙伴,為敘利亞難民提供食品包裹和其他必需救援物資,也為他們提供屬靈支持、基督徒書刊以及送敘利亞難民孩子上學等項目。

在敘利亞,敞開的門的當地教會伙伴正以食品、醫藥之類的關鍵救援物資以及長期項目扶助12000多個家庭。你的祈禱和捐獻,將有力地支持我們在黎巴嫩乃至中東等地的服侍。

---

訂閱「禱告提醒」:你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敘利亞和其他受逼迫的教會得到實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