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已經發佈,它顯示岀全球50個對基督徒最危險的國家,並指岀逼迫的事情愈來愈多。

敞開的門(澳洲)行政總裁戈爾說:「《全球守望名單》顯明了,福音在哪裡被傳開,哪裡就有逼迫。這50個國家在《全球守望名單》榜上有名,是因為這些地方的基督徒,選擇持守他們在耶穌裡的信仰。」

以下是2019年度報告中基督徒受逼迫的趨勢。

9名基督徒便有1因信仰受到逼迫

在《全球守望名單》2019年度調查的150個國家之中,73個國家的逼迫程度,分別是「高度」、「甚高」和「極度」逼迫。

這即是說,全球每9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程度的逼迫。而在2018年,則是每12名基督徒便有1名。

在亞洲和中東,每3名基督徒便有1名受到「高度」逼迫;非洲是每6名基督徒便有1名;而拉丁美洲則是每21名基督徒便有1名。

北韓仍然排名第一

北韓自2002年起便排名第1。雖然金正恩在2018年跟幾個國家的領導人見過面,但專家說,沒有一點跡象顯示北韓基督徒的生活有任何改善之處。事實上,有報告說基督徒被搜查和鎮壓的情況增加了。

我們相信,北韓大約有5萬至7萬名基督徒被關在勞改營之中。

尼日利亞有最多基督徒死亡

尼日利亞北部和中部的帶狀地區(中部地區),有3,731名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殺,幾乎是2018年《全球守望名單》時的兩倍。當武裝襲擊者來到村落時,基督徒被迫逃走,空置的村落也被襲擊者強佔。逼迫主要來自一個遊牧民族——穆斯林佔多數的「富拉尼牧民」,以及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

根據《全球守望名單》2019年度報告,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殺的有4,136人,單是尼日利亞就佔了大約90%,共3,731人。

俄羅斯打進頭50

過去幾年,俄羅斯政府收緊規管宗教活動的法例,部份原因,是要應付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暴力威脅。

伊斯蘭極端組織在接近中亞的高加索地區、達吉斯坦共和國,以及車臣共和國,都增加了暴力活動。

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的報告期內,最少有5名基督徒在教堂襲擊中被殺。在穆斯林為主的地區,非東正教基督徒若被人懷疑傳福音,往往會被人對付。

阿爾及利亞上升了20

儘管阿爾及利亞對基督徒的逼迫大增,排名從42名上升至22名,但阿爾及利亞的教會卻在增長之中。基督徒愈來愈敢於傳講福音,引起他們的朋友和社會的強烈反對。

伊斯蘭極端主義在印度尼西亞抬頭

印尼社會,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氛圍愈來愈盛。在泗水,曾經在一天之內有三間教堂受到自殺式炸彈襲擊。

穆斯林對宗教小眾愈來愈不能容忍,甚至愈來愈多暴力活動。在一個對高中生和大專生進行的調查訪問中,24%的學生認同激進伊斯蘭教的觀點。

伊拉克下降5

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伊拉克排名下降至第13。隨著伊斯蘭國節節敗退,數以千計的基督徒和其他人一起回去重建社區和居住,特別是在尼尼微地區。

然而,作為少數群體的基督徒繼續面臨騷擾、歧視,以及身體和情感上的虐待。

印度的宗教自由愈來愈少

印度的排名,首次進入頭10名。

印度的民族主義政府,繼續否認其為數不少的基督徒小眾的宗教自由。這給印度公民發出非常清楚的信息:印度人必須是印度教徒。

印度一個激進的印度教團體的領袖曾經揚言,要在2021年年底之前,將基督教趕出印度。在印度29個邦之中,已經有8個邦施行「反改信別教」的法律。

緬甸對基督徒的逼迫增加了

緬甸去年度在《全球守望名單》的排名是第24,但今年上升了6名至第18。

在緬甸北部,大約160萬名基督徒在一場被名為「被遺忘的戰爭」之中,受到針對性的逼迫。在克倫邦、欽邦和克欽邦,軍方焚燒了超過400條村莊和300間教會,令最少15萬名基督徒自2011年起便流離失所。

針對性別的逼迫

在活出基督徒生活最危險的頭5個國家,女性基督徒面對的逼迫,通常是性暴力和逼婚;而男性則很多時都會被當局或極端主義者拘禁而不審訊,甚至殺死。

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顯示出,男性所受的逼迫比較「聚焦、嚴重和可見」,而女性所受的逼迫則較為「複雜、暴力和隱蔽」。

你可以在敞開的門的雜誌看到更多關於「針對性別的逼迫」。

245百萬

《全球守望名單》代表著因信奉耶穌而受逼迫的2.45億基督徒。請繼續為全球的教會禱告。你可以在這裡報名以得到最新的消息和故事,以及為敞開的門的工作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