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28歲的艾莎(育有3名孩子)面對著一群富拉尼伊斯蘭武裝份子——她位於尼日利亞(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2)北部的卡諾社區遭到襲擊,襲擊者闖進了她的家。他們看到屋裡有一本聖經,就認定艾莎的丈夫是牧師。他們立即抓住他並將他帶走,然後要求與艾莎做愛。當她拒絕時,他們就毒打她,緊接著兩個人強暴了她。

瑪薩*邀請耶穌進到她的心中時,同時招來了逼迫;作為穆斯林和年輕女性,離開伊斯蘭教歸信基督基本上是一個「死亡願望」。瑪薩在利比亞遭到一群蓄大鬍子的男人毆打,他們還提出要她做其中一人的第四個妻子。他們的襲擊和最後通牒讓瑪薩別無選擇(加上如果她的家人知道她信主以後,很有可能會殺死她)她只有逃離家園。儘管她已經在一個西方國家找到了庇護,並且可以自由地表達信仰,20多歲的瑪薩依然飽受著創傷經歷的折磨。

麗塔是一名來自伊拉克的基督徒婦女,當伊斯蘭國入侵她的家鄉克拉克斯將她擄走時,她才26歲。2017年她重獲自由,在過去4年間她成為性奴隸被買賣4次,不斷被毒打、強姦、嘲笑、恐嚇和孤立……她受的傷害遠不止這些。去年4月她終於與父親團聚。她說,伊斯蘭國武裝份子把婦女視為可以隨意買賣的貨物,如若她們不聽話,就隨意折磨她們。

以斯帖17歲那年,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襲擊了她的村莊——尼日利亞博爾諾州的果扎。他們綁架了以斯帖,把她帶到山姆比薩森林深處。在被囚禁時,武裝份子無所不用其極地強迫基督徒女孩放棄信仰。以斯帖決心不屈服,因而不斷被強暴。在囚禁期間,她懷孕生下了女兒瑞貝卡。以斯帖一年之後獲救,帶著瑞貝卡回到自己的社區,然而她從未料到要承受第二階段的逼迫——來自她故鄉社區的逼迫。以斯帖說:「他們稱我的寶寶『博科』」。眾人,甚至是她自己的祖父母都不太歡迎「博科聖地的女人」。

可悲的是,此類逼迫案例及其對這些婦女的毀滅性影響並不罕見。

艾莎參加敞開的門創傷輔導,努力從傷痛中復原。

最新發佈的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報告了基督徒受到嚴重逼迫的國家的情況,相關研究揭示了這些地區基督徒婦女和女童的駭人現實。在世界各地,基督徒遭受敵對不僅基於他們的信仰,更因為性別。正如艾莎、瑪薩、麗塔和以斯帖一樣,愈來愈多姊妹面臨著雙重傷害,因為她們既是基督徒,又是女性。

逼迫者利用婦女的所有弱點,這些弱點包括(但不限於):缺乏教育、醫療需要、強迫離婚、出行禁令、販賣人口、喪偶、被囚禁於精神病院、強迫墮胎或節育、被剝奪工作機會、缺乏嫁給相同信仰者的選擇等。對於既是基督徒,又是女性的姊妹來說,她們變得更加脆弱,生活加倍艱難,甚至有生命危險。

女性遭受逼迫的形式比男性多

研究還發現,基督徒男女遭受著不同形式的逼迫。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比男性面臨的「身體暴力」在數量和形式上都更多。事實上,在基督徒男女面臨被迫放棄信仰的壓力的「三種最常見方式」之間都沒有重疊。

舉例說,男性基督徒最常受到與工作、服兵役(被迫參軍)和非性暴力有關的逼迫壓力,而女性基督徒則經常受到強迫婚姻、強暴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逼迫。

除了身體暴力之外,針對基督徒婦女的逼迫還包括了靜悄俏的、不為人知和復雜的攻擊,如羞辱、孤立、歧視和騷擾。從表面上看,女性遭受的逼迫幾乎是難以顯示出來,但正如其中一位曾遭受逼迫的姊妹漢娜說:基督徒婦女和女童慣於隱藏自己無法愈合的創傷。她們的逼迫就是隱藏在明顯可見之處。

摧毀教會的重要工具

「不論採取何種形式,所有針對特定性別的逼迫的最終目標,就是要摧毀基督徒社群」,海倫和伊麗莎白在有關「性別逼迫」的研究報告中說。海倫是敞開的門國際部的女性策略顧問和專家。針對女性而犯下的罪行比對男性的更容易造成羞恥和孤立。⋯⋯而襲擊者則依賴著受害者的族群的反應。

舉例說,博科聖地對尼日利亞的艾莎和以斯帖的性侵犯,以及伊斯蘭國對伊拉克的麗塔等女性的性侵犯,通常被視為強姦,而不是「宗教逼迫」的工具。根據對逼迫受害者的訪查研究,以及他們陳述襲擊者向他們發出的言語攻擊,研究結果毫無疑問:博科聖地和伊斯蘭國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盡一切手段徹底鏟除基督徒人口。

他們把女性視為一種重要的工具。

海倫和伊麗莎白寫道:「逼迫者試圖將婦女和少女從基督徒社群孤立起來;她們被迫與非基督徒結婚」。

「強迫婚姻」同時達成了好幾件事:這些女性嫁給穆斯林後,就不能建立基督徒家庭;作為穆斯林的妻子,她們將與丈夫的家人同住,受他們的看管。

「這就意味著與基督徒社群失聯,強迫婚姻實在是孤立女性的一種非常有效的方法」。

海倫二人提供了一個容易明白的塲景:「試想像一位十多歲的年輕基督徒少女,她認識了主,在基督裡獲得了新生,生命改變,第一次經歷了神的愛。然後突然間,她與其他基督徒以及基督教電視節目的聯繫都被切斷了。這實在是一種成功的隔離手段,根本無跡可尋。」

這種發生在基督徒婦女和女孩身上的遭遇是無法追蹤的,實際數字也難以掌握。

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新聞發佈會上,西南亞的漢娜姊妹講述了關於基督徒女性所受逼迫的深遠影響的第一手觀察:「在每個弟兄或姊妹講述的逼迫經歷的背後,都有一個社區、一條街道、一個城市、一個地區乃至一個國家在受傷,」她說。「影響就是這麼深遠。這些男男女女受到的邊緣化、宗教不公以及尊嚴的喪失,就是這麼嚴重。」

婦女的社會地位越低,她們所遭受的暴力就愈嚴重。作為二等公民使逼迫情況更為惡化和複雜,基督徒婦女的自我價值低下,特別承受著更加巨大的挑戰。她們由於信仰緣故成為重點逼迫對象,往往是無助,難以尋求正義。隨著世界持續關注改善婦女的生活,許多施暴者卻逍遥法外,讓我們不要忘記這些基督徒婦女。

*出於安全考量文中使用化名

—–

女性普遍被視為「弱勢性別」,脆弱且需要保護。然而,在遭受逼迫的教會中,許多女性證明了:她們在主裡也能活出勇敢和剛強,不惜一切代價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基督。請閱讀《敞開旳門雜誌:能力和威儀》
—–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3:2)請繼續為全球受逼迫的教會禱告,並以捐獻來支持他們。你的支持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