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的研究顯示,針對性別逼迫的情況在埃及、埃塞俄比亞、伊拉克、哥倫比亞和中非共和國尤為普遍。我們在此可以快速了解一些國家的基督徒女性的遭遇。

埃及《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6位

埃及的基督徒婦女在多個層面上暴露於歧視、暴力和敵對威脅。從家庭暴力到近期抬頭的伊斯蘭激進主義,以及政治動盪等更廣泛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因素,都塑造了埃及基督徒婦女的遭遇的背景。明顯地,人們存心利用「宗教與性別的綜合因素」來脅迫和削弱埃及的教會。

埃塞俄比亞(28位)

婦女往往是綁架、強姦和離婚的受害者。敞開的門研究員指出:「埃塞俄比亞教會以女姓佔多數。一些姊妹面臨單身的挑戰。」這些找不到丈夫的姊妹會遭到社區和親友的壓力或侮辱。

伊拉克(13位)

伊拉克的基督徒婦女和庫爾德人面臨著文化地位不公平對待和宗教逼迫,更容易受到傷害。目前的地區衝突和動蕩越發危及伊拉克的所有女性。而基督徒婦女更成為短期或長期削弱甚至摧毀教會的戰略計劃,成為針對目標。

哥倫比亞(47位)

經過數十年的武裝衝突和有組織犯罪,再加上強烈的「大男人」文化,使得哥倫比亞的婦女繼續面臨嚴重的暴力和壓力。雖然這些事情發生不一定直接歸因於基督信仰,但當這些姊妹因持守信仰而不向武裝和犯罪團伙妥協時,她們就會有危險。此外,對於來自原住民社區的女性而言,成為基督徒可能被視為對部族信仰和生活方式的背叛,從而招致社區人士採取對付行動。

中非共和國(21位)

中非共和國的女性在前殖民時代擁有崇高的傳統地位——她們被視為尊貴的教育者——富有經濟影響力且肩負教育下一代的責任。然而如今她們卻成為社會上地位極其低下的成員。在國內生產總值排名全球倒數第二的國家,她們面臨暴力和剝削,甚至遭到武裝團伙有策略的集體強姦以及維和人員的性剝削。

中非共和國的女性識字率是全球最低,童婚率是全球第二高。即使在教會中,普遍的同居現況以及對婦女的指責和懷疑,使她們在一個本該是最安全的群體中極易受到傷害,如果她們曾受到戰爭和性暴力創傷,情況更甚。教會內部的軟弱損害了整個基督徒群體,使其更容易受到外部壓力的影響。

突尼西亞(37位)

一位記者對突尼西亞基督徒女性的處境做了深入調查後評論說:「突尼西亞基督徒面臨的歧視和敵對,往往是模糊不清,是大眾通常無法看到的。由於基督徒身份,她們的日常生活受到影響。許多人經歷著工作不穩定,遭家人、朋友甚至未婚夫遺棄。她們是言語、精神和身體虐待的受害者。」

尼日利亞(12位)

婦女和女孩時常遭到綁架、性暴力和強姦(這是博科聖地和富拉尼穆斯林牧民常用的手段),許多婦女還被迫嫁給非基督徒。

有些州允許未成年婚姻的法律(並默許阻礙女孩上學的文化和宗教規範的存在)這更加重了問題。婦女和女童遭受的逼迫對教會和基督徒家庭都帶來損害。除了巨大的情感創傷和社會成本之外,在一些社區寡婦是家庭主要經濟來源,對她們的逼迫也影響了社區的經濟福祉。

巴基斯坦(5位)

駭人的數據繼續指出:估計每年有700名巴基斯坦基督教女孩和婦女被綁架,她們通常會遭到強暴,然後被迫嫁給穆斯林。她們還會被迫改教,如果有基督徒家庭敢於挑戰綁架和強迫婚姻,通常就會受到「騷擾自願改教的女孩及其新家庭」的指控。「巴基斯坦團結與和平運動」的一份報告顯示,每年至少有1000名來自基督徒或印度教徒社區的女孩被迫嫁給穆斯林。

印度(10位)

印度基督徒婦女和女童時常遭受的逼迫形式包括:猥褻、強姦、身體和語言虐待、謀殺未遂、強迫參加印度教儀式、孤立和驅逐離家。「世界印度教議會」的青年軍「印度青年民兵」宣佈發動「bahu lao-beti bachao」運動。在這個運動之下,他們「保護與穆斯林或基督徒女孩結婚的印度教男孩」,並且在印度教家庭中建立「保護其女孩免於愛上或嫁給穆斯林或基督徒男孩」的意識。

阿富汗(2位)

在這個國家,逼迫特別是「性別盲目」的。鑒於女性在阿富汗社會中的角色極其卑微,歸信基督的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到壓力和騷擾。然而,由於姊妹們盡力隱瞞改教事實,她們得以奉行自己的新信仰,帶丈夫以及全家歸主。

尼泊爾(32位)

隨著情感和精神虐待之後,基督徒婦女和女童也遭受身體暴力。在最初階段,她們受到直系親屬(如丈夫,姻親和父母)的情感折磨。逐漸地,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也開始,直到他們被家人和社區徹底放棄。

這個過程使她們變得十分脆弱,成為性壓迫的受害者。尼泊爾是一個父權社會,女孩的機會較少,接受教育和更廣泛的社會資源微乎其微。女性被限制在家庭範圍之內,同時身負沈重的家務職責。人們大多是由於見證了自己或親人得醫治或神蹟而歸主的。

斯里蘭卡(46位)

由於文化原因,初信的姊妹感到奉行信仰十分艱難。此外,婦女和女童往往受限於文化穿著或某些傳統規範(例如,在印度教社區中,不得不繼續穿戴某些宗教象徵物等)。如果女性穆斯林歸主者堅持自己的新信仰,就更容易被迫嫁給穆斯林,無法嫁給基督徒。

當基督徒婦女和女童遭到逼迫時,其家人更不情願再次送她們出去從事任何與教會有關的工作。此外,如果她們因為信仰緣故遭到任何形式的性侵犯,人們通常會認為是整個家庭的恥辱,這也會影響這些女孩在村裡嫁人的機會。

—–

女性普遍被視為「弱勢性別」,脆弱且需要保護。然而,在遭受逼迫的教會中,許多女性證明了:她們在主裡也能活出勇敢和剛強,不惜一切代價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基督。請閱讀《敞開旳門雜誌:能力和威儀》
—–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3:2)請繼續為全球受逼迫的教會禱告,並以捐獻來支持他們。你的支持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