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產自南海統營海、配以柑橘醬油的冷凍章魚;南韓本土韓牛;鯛魚和蒸螃蟹;芒果慕斯。

這些菜餚有什麼共通點?當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和南韓總統文在寅在去年4月進行了歷史性首次會晤時,這些食物都在菜單上。

這是南北韓領導人十多年來的首次會面,他們共享的食物充滿了象徵意義,有兩位領導人童年共同回憶的菜餚:有從平壤特別進口的麵條,而芒果慕斯上甚至畫著一張統一的韓國地圖。

然而這頓飯是普通北韓人做夢也不敢想的。

金正恩以鐵腕統治北韓,而人民生活的每個方面都受國家控制。包括食物在內的一切資源都歸政府所有和分配,而北韓奉行著「軍事第一」政策,即國家領導人和武裝部隊優先得到供應,而普通人只能得到最後的殘羹剩飯。

北韓每年都有自然災害,從旱季的旱災到雨季的洪水和泥石流。收成一向很差。

如今居住在南韓的北韓人珠鳳*還記得:「有一天,糧食配給突然停止了,我們再也得不到任何東西。政府建議我們到山裡去,拔些草來,撒把鹽煮湯喝。這種湯味道非常糟糕,十分苦澀。」珠鳳的母親和兄弟最終餓死了。

基督徒是金正恩最痛恨的群體之一。為什麼呢?因為金正恩期待所有人如拜神一般崇拜他、服從他——但基督徒竟然斗胆在國家領袖之上以耶穌為首位,相信祂、跟從祂。北韓的可怖勞改營囚禁著5至7萬名基督徒。還有成千上萬人以絕對保密的狀態跟從耶穌。自2002年以來,北韓在敞開的門每年發佈的基督徒受逼迫最嚴重的50個國家的《全球守望名單》上一直排名第一

然而北韓基督徒卻不憎恨金正恩,反而為他禱告。有個基督徒告訴我們,「大家並沒有禱告求神罷免或除掉金正恩。我們只是真心祈求神拯救這位領袖並讓他得到永遠的生命。」

以賽亞書25:6說:「在這山上,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用肥甘設擺筵席,用陳酒和滿髓的肥甘,並澄清的陳酒,設擺筵席。」倘若北韓基督徒的禱告得到回應,那麼或許有一天,他們能夠在主的山上與金正恩同享筵席。

如寒冬後的春天

然而當下的北韓並沒有多少筵席和慶典。刺骨的寒冬讓生活更加艱難。北韓首都平壤1月的平均氣溫在攝氏零下3度和零下13度之間。北韓一位秘密信徒告訴我們,「冬天一切都被凍住,沒有東西可吃。在我們省內,每到這些日子,人們就在飢荒中掙扎渡日,大多數人都營養不良。此外,我們連暖爐都不能用,因為沒有柴火。」

另一位告訴我們:「因為水源污染和糟糕的衛生狀況,霍亂正在肆虐。好幾百名病人忍受著嚴重腹瀉的折磨,其中超過一半人是年幼的孩童和免疫力低的老年患者。因此,死於飢餓和各種疾病的人日益增多。」

不可思議的是,你充滿信心的禱告和支持,正幫助北韓境內的基督徒, 使他們得食物維生,還有醫藥、冬衣、鞋子和毯子。你們的禱告和捐獻對於我們在北韓的弟兄姊妹而言,生死攸關。

一位基督徒告訴我們:「難以想像一輛汽車沒有引擎。同樣地,我們無法想像如果沒有你對我們的關心、支持和愛,我們將如何生存。 每當我們遇到強風暴雨時,我們都想記你們的關愛。藉著你們的愛和關心,我們可以闖過任何環境,就像春天從冰封的冬天破土而出一樣。」

 

「聖米」服侍

北韓基督徒儘管十分窮困,卻選擇與更為貧窮的人分享自己所有的。

一位地下同工說:「在飢荒高峰期,一位教會領袖感到要重新教導「聖米」的概念。為了神的國度,他們會留起一些米,用來送給比自己處境更艱難的人。這使他們與人建立信任,然後有機會與他們分享福音。」

就連那些信仰曝光,被囚禁在北韓臭名昭著的勞改營裡的基督徒,也在進行「聖米」侍奉。曾被囚於北韓的基督徒海雨*回憶說:「我在囚犯中成為了突出人物,因為我幫助他們。有時候我把米分給病人,有時候還洗他們的衣服。」

在海雨描述勞改營裡的日常作息表時,我們發現這些犯人得到的糧食多麼稀少。她說:「5點鐘我們被喚醒,然後數點人數。吃完僅有2至3湯匙米飯的早餐後,我們就列隊走出營地,去地裡一刻不停地乾活,直到12點整。」

「回到營地後,我們又得到幾口食物,之後就回去地裡乾活,一直到晚上6點才停下。晚上,我們在營地裡開批評會,大家在自我批評及指控別人所犯的錯。」

「再得到幾湯匙食物之後,我們就會接受思想教育。這是每天最艱難的時刻。我們都已經累壞了,眼睛都睜不開,但仍要集中注意力,把領袖的話牢記在心,否則就會受罰。再經過一輪點名之後,10點鐘我們終於可以睡覺了。」

勞改營裡的囚犯得到的口糧如此稀少,以至大家饑餓到要尋找任何能吃的東西來補充體力,包括蛇、田鼠、老鼠和昆蟲。

即便在這樣可怕的環境下,海雨仍然能夠為主發光。她說:「神使用我帶領5個人信主。這雖然看起來不多,我努力把所知道的都教給她們,而我在勞改營裡連一本聖經都沒有。到了星期天和聖誕節,我們就會避開警衛的視線聚會。我們通常就在廁所裡舉行簡短敬拜。我把聖經經文和一些詩歌教給她們,而我們就幾乎無聲地唱這些詩歌。我們6個人都從勞改營中活了下來,因為我們彼此照顧。」

我能如何幫助受逼迫的主內家人?

北韓是全世界對基督徒而言最危險的地方,但它不是唯一一個基督徒面臨極端逼迫的地方。其他地方也有秘密信徒,例如索馬里、阿富汗、厄立特里亞和伊朗,這裡的基督徒必須向獨裁者和極端份子隱瞞信仰,並且冒著坐牢甚至死亡的風險跟從耶穌。

我們飽受逼迫的弟兄姊妹看似很遙遠,而他們的生活實在與我們差異太大,以至於我們難以幫助他們。但事實並非如此。今天你可以做3件事,為我們受逼迫的教會家人帶來改變。

首先,你可以禱告。敞開的門創辦人安得烈弟兄說:「禱告讓我們無遠弗屆。當我們禱告時,再沒有邊界,監獄的圍牆或門戶也不再關閉。」

你本週每次坐下用餐之時,何不花點時間來為你在北韓的教會家人禱告呢?求主把食物供應給他們,也求主保守運送救援物資的地下同工,使我們在北韓的教會家人能持續成為照耀的明光,甚至照亮最黑暗的地方。

你可以捐獻。你不可能幫助到所有受逼迫的基督徒,但通過捐獻,你至少可以維持一位弟兄或姊妹的希望之火。對北韓及全球各地受逼迫的弟兄姊妹而言,你的捐獻或許意味著生與死;而你的長期支援,使他們不僅能夠倖存,更可以持續向身邊的人彰顯耶穌的愛。

感謝你

你忠心的禱告和支持使敞開的門同工和事工伙伴得以進到工場,按我們受逼迫的弟兄姊妹的需要長期服侍,並向他們顯明:他們沒有被遺忘,也並不孤單。

一位北韓基督徒告訴我們:「你能夠支持我們,這個事實已足以證明神的存在。感謝你們,我們知道祂沒有忘記我們。祂為我們打開了門,使我們得以與全球無數弟兄姊妹連結。」感謝大家持續與他們並肩同行。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