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只有150名已知的當地基督徒。利比亞人都被視為穆斯林,所以,在利比亞人民的心目中,利比亞人離開伊斯蘭教是不可能的。當初信者向人談論耶穌時,他們的麻煩便會真正開始。

在這個國家的人口動態中,基督徒只是極少的一群。所有初信者最初都是孤立的信徒,因為他們是藉異夢,或者基督教電視台或網站信主。當他們歸信基督,他們得找方法保守秘密,不讓家人知道,也要找方法過正常的生活。

所以最初的時候,沒有人會意識到這些初信者是基督徒。從外在來說,他們繼續以穆斯林的身份生活。他們去清真寺祈禱,但在他們心裡,他們是向耶穌禱告,而不是作穆斯林式的禱告。

露茜*正是這種情況的一個例子。她是透過衛星電視看埃及電視台廣播信主的,她勇敢地向兩名姊妹傳福音,她們也信了主。她們的母親發現女兒們有些事情瞞著她,但之後她也成了耶穌的跟隨者。感謝你們的幫助,讓敞開的門可以藉著媒體,向中東和北非地區傳福音。

這幾名婦女住在這個沙漠國家的一個小鎮。目前,她們的家人並不知道她們發生的事情,沒有人發現她們是基督徒。一直以來,她們都參與每個伊斯蘭節慶,到清真寺祈禱,繼續過著伊斯蘭式的生活。

未能完全掌握作基督徒的真正意義

過了一段時間(可能是幾年),所有孤立的信徒的正常傾向是試圖與其他信徒聯繫。在這個地區,我們支持著一個「跟進」網絡,同工會幫助初信者繼續與耶穌同行的生活。

露茜等四人最終通過電話與另一名基督徒接觸。她們終於可以問她們不懂的問題,一些非常實際的問題:我怎樣以基督徒的身份生活?我要多久禱告一次,我該怎樣禱告?我要怎樣禁食?基督徒的婚姻是什麼?

「阿拉伯之春」後,敞開的門與其他合作伙伴,將許多基督教書籍送進利比亞;首先是綠色封面的《聖經》,後來改為紅色封面。

你可以說,許多人並未能完全掌握作基督徒的真正意義。他們接受耶穌、經歷祂,但他們不能向人分享。

他們會嘗試將基督徒的身份保持低調,也會在網上搜尋聯絡別的基督徒的可能性。然而,一旦有人發現他們的信仰,問題就會開始,嚴峻的逼迫也開始。

在利比亞,有一些青少年基督徒甚至會從學校或課堂裡被揪出來。他們被視為家族的醜聞。他們會被毆打,甚至被交到武裝組織手上,接受他們的『再教育』,也有一些人會被軟禁。

沒有信任

在其他北非國家,初信者比較容易與其他基督徒聯繫。但在利比亞,信徒需要非常小心,並且他們不會輕易互相信任。他們會常常留意,免得可怕的事情會發生。在這個國家,互不信任是一大問題——似乎沒有人會信任別人。這是獨裁者卡達菲統治國家時遺留下來的問題。所以,對信徒來說,難以相信另一個人真的是基督徒;同樣,那個人也會同樣謹慎。

利比亞在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4位。初信基督徒的生活意味著孤單,但他們都有策略讓自己生存下去。這些初信者需要大家藉著基督教電視節目,跟進小隊,門訓工作者,以及在必要時,有安全屋讓他們居住來支持他們。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3:2)。這節經文對於利比亞、索馬里、阿富汗和北韓教會的景況特別適切。倘若沒有大家的支援,這些地下教會的信徒將難以生存。

請繼續禱告,並以捐獻來支持他們。你的行動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