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俊*在北韓長大,他的人生目標就是生存。除了讀書,他不得不到田野幹活,賣點草藥養家。他記得自己時常餓著肚子在鄉下或山裡遊蕩,尋找一點蔬菜或糧食充飢的情景。飢餓感、害怕餓死的焦慮,是他年少時的夢魘。

書俊說:「生活特別艱苦。我拼盡全力,只為吃上一碗熱飯。我真的盡了力量。我常常想:『我要怎樣才能與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呢?』」

1990年代,北韓爆發了嚴重飢荒,書俊聽說有人偷偷離國尋找食物以求生存。他在絕望且一無所有之際,毅然決定去為家人帶回食物。17歲的書俊空著手渡過了冰封的河流,身上就只有校服和一件棉衣。

「那時候有很多人穿越邊境。因為經常下雪,走的人多,鬆軟的積雪上也踩踏出一條路來。」

然而人生依然殘酷,他必須努力尋找工作,又怕會被逮住送回北韓。

「我四處尋找食物和工作。可憐的我只有一小袋行李隨身帶著,經常露宿街頭,我也在工地裡及其他地方住過。我做過伐木工和採石工,晝夜不停地幹活,但沒掙到多少錢。我身心俱疲,幾近枯竭。」

送食物到北韓

我知道是神在保護我

缺乏食物、沒有安全、沒有容身之身,書俊幾乎絕望。他一心只想找到安歇之地和平安。神看到了疲憊不堪的書俊,並早有美好的計劃。

書俊說:「我認識一個去教會禮拜的人,他問我想不想見一位宣教士。」

那時,書俊對基督徒和基督教的認知仍然停留在學校所教的內容上。課本上說:基督徒都是披著羊皮的狼,決不可信任。基督徒迷信而且意志薄弱,是北韓生活方式的「威脅」。宣教士被描繪為假裝成羔羊的謀殺犯。

但書俊已經如此疲憊,一心只想找個地方安歇。

「我就決定去看看,或許會得到幫助,找到住處,解決生活所需。見了那位宣教士後,我開始一點點讀聖經。我的好奇心被點燃了,我也開始禱告。我禱告說:如果神真的活著 (那位在聖經裡施行各種神跡的神若真的活著) 那麼祂就會拯救我,救我免受捉拿。」後來,他多次脫險不至被捕,就意識到是神在保護了他。

沒有隱藏動機,基督徒的唯一動機就是神的愛

一年後,書俊成了基督徒。他在那裡住了3年,期間接受了聖經教導和門徒訓練。他背頌了2000多節聖經經文,期待能返回北韓去傳福音。但回國的風險太大了,他只好去了南韓的一所聖經學校。如今,他已經是一名教會牧師。

「從前背頌的那些經文今日仍然激勵我,讓我畢生受用。」

書俊在那段期間有一首最喜愛的聖詩——麥爾斯(C. Austin Miles)的《在花園裡》。

祂與我同行,又與我共話

對我說,我單屬於祂

與主在園中,心靈真快樂

前無人曾經歷過

書俊為他過去得到的援助十分感恩

 

「那時候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他們要免費供應給我呢!我認為他們一定有某種隱藏動機。然而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明白他們在服侍中沒有期待回報。他們唯一的動機就是神的愛。因著他們付上的時間和努力,我認識了這位神。這也讓我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和活著的原因。」

書俊給你的信息:恆心禱告、不要灰心

書俊說:「最微小的奉獻,或是一次的禱告都不會徒勞。在神所定的時間裡,果子必要結出,莊稼必要豐收。請記住這一點,多多禱告。」

感謝你

書俊說:「我永不會忘記從前幫助過我的人。你們的奉獻讓我想起聖經裡那位奉獻兩個小錢的寡婦。我經歷過你們的禱告和援助的力量。假如你還未見到明顯的果效,請不要灰心喪氣。神正藉著你們的禱告和援助作工。」感謝你持續與書俊這樣的基督徒同行。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我可以怎樣幫助受逼迫的家人?

北韓是世界上基督徒最危險的地方,但她不是唯一一個基督徒面臨逼迫的地方。索馬里、阿富汗、厄立特里亞和伊朗等地的秘密信徒,承受著獨裁者和極端主義者的極端逼迫,為了跟隨耶穌而隨時被監禁,甚至被殺害。

他們似乎太遙遠了,我們之間的生活也不一樣,因此我們以為不可能幫助他們。但事實並非如此,你可以為他們帶來改變。今天你可以:

祈禱。 敞開的門創辦人安得烈弟兄說:「禱告的影響無遠弗屆。禱告可以打破僵界,打破監獄圍牆,打開每一扇門。」

為北韓的禱告:主耶穌啊,感謝祢賜給北韓弟兄姊妹勇氣。我們祈求祢保護和供應他們,讓北韓教會繼續成長,成為黑暗中的明光。願祢的榮耀、真理和憐憫充滿整個北韓。

捐獻。你不一定可以幫助每一個受逼迫的信徒,但通過捐獻,你至少可以為一名弟兄姊妹帶來盼望。對於北韓等地的肢體,你的捐獻意義重大,甚至是生死悠關。

你的定期捐獻,更加可以幫助我們為北韓等世界各地受逼迫的教會,提供持續的援助。

你也可以作單一次的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