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特*黝黑的長髮披到肩膀下很多。她身材嬌小,穿著深藍色連衣裙和棕色鞋子。她沈默、謹慎而害羞,像耳語一般輕輕走過房間。我們剛剛吃完一頓 ghomeh sabzi——用羊肉、墨西哥豆、雲豆、蔬菜和酸橙製成的傳統伊朗燉菜。在場的另一位伊朗婦女蘇芮說:「你如果不喜歡 ghormeh sabzi,就當不了伊朗人。」我們都笑了。飯菜真美味。

顯然艾斯特和蘇芮都深愛自己的祖國,倘若她們在祖國有敬拜耶穌的自由,她們仍會留在伊朗。然而在這個說波斯語的世界裡,當基督徒是很危險的。

當局表明伊朗是什葉派伊斯蘭國家,並不斷擴張其影響力。政權內部的強硬份子竭盡全力敵擋基督教,並且為基督徒——尤其是穆斯林歸主者製造了嚴重的困難。到處都是時刻準備著告發基督徒的密探,警方也時常對任何嫌疑進行基督教活動的人採取監視——電話監聽、安設監視攝像頭、街頭跟蹤等等。

在伊朗找到耶穌

艾斯特在穆斯林家庭成長,但她哥哥從一個小賣鋪店主聽到了福音,就成為了基督徒。當哥哥向她分享福音的時候, 她就決定把生命獻給耶穌。然而在伊朗,從伊斯蘭教改信基督教是非法的,她接受耶穌的那一刻,就接受了艱難的人生。

艾斯特剛開始追隨耶穌,就參加了一小群地下基督徒組成的教會。後來,艾斯特參與了為其他伊朗女性提供的門徒培訓和兒童事工服侍。

「我們時時刻刻都必須保持秘密,在信仰的事情上小心,」她說。「我們無法去教堂聚會,因此只能在家聚會。我們低聲敬拜頌讚,這樣鄰居就不會聽見我們的敬拜歌聲,或者聽不見在家裡的教會發出的聲響。」

伊朗政府管控著公共生活的方方面面——所有婚禮也必須在伊斯蘭權威下辦理。艾斯特和未婚夫不得不向當局隱瞞了信仰,這樣才得以結婚。艾斯特說:「情況如此艱難。因此我們必須隱瞞信仰,否則會有更多麻煩。」後來他們生了一個孩子——一個小男孩。

然而在伊朗,很難長期向當局隱瞞信仰。秘密警察經常假扮新生信徒而潛入地下基督徒群體,以此滲透家庭教會並最終逮捕整個會眾。

被迫在監獄和流亡中抉擇

一天夜裡,艾斯特的家庭教會正在聚會,警方突襲了他們的秘密敬拜現場。「那一夜,當局抓住了我們。我和另一位姊妹沒進監獄,但其他人全都坐了牢。」警方允許艾斯特和另一位姊妹照顧孩子,但也命令她們翌日接受審訊。

艾斯特和丈夫翌日接受審訊時,秘密警察告訴他們,已經將他們的一切基督徒活動記錄在案。「你們生活的一切都改變了。我們知道你們是基督徒,你們在教會裡活動。」

審訊斷斷續續地進行了一個月。秘密警察搜查了他們的住宅,還時常威脅說,如果他們不棄絕基督教,就很快會去坐牢,這樣就再也見不到年幼的兒子了。騷擾沒有停過。當你在伊朗成為基督徒時,相關後果會波及你整個家庭。伊朗《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9位。

秘密警察終於給了艾斯特夫婦脫險的機會。

在最後一次審訊期間,他們從桌上遞過一份文件,要艾斯特二人簽署,這樣就等於棄絕了基督信仰並回歸了伊斯蘭教。警察說,他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簽字然後讓一切回復原樣。

這個選擇會徹底改變他們的人生。那天他們沒有簽字。艾斯特說:「那是前所未有的經歷,因為我必須作出選擇⋯⋯但我選擇了耶穌。」

正如伊朗的慣例,當局在這種情況下會給一些人一個緩衝期,對於選擇離開伊朗的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艾斯特說:「我們逃走了。」艾斯特沒有選擇留下來接受牢獄之災,而是買了去往另一個國家旅遊的往返機票,帶著兒子走了。丈夫在一週後也離開了伊朗加入了她們。一家人從此就沒再回國。

從逼迫到逼迫

從某些角度說,艾斯特一家逃離了一種逼迫卻換來了另一種。在新的國家裡,伊朗難民的生活相當艱難。找工作很難,還要學一門新語言,難民不得不按時到附近的警察局報到,並且時常被當作二等公民對待。

「在伊朗,我們受到了逼迫,在這裡我們又受到了另一種逼迫,」她說。「我來到這裡與神摔跤。我無法忍受了!這一切全都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在我們身上,我看到了兒子⋯⋯」

當我們開始談論對她兒子的影響時,艾斯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我們不得不暫停訪談。離開伊朗對年幼的兒子來說非常艱難。

艾斯特在伊朗跟從耶穌的抉擇,使自己的人生落在最艱難的挑戰中。許多年輕夫婦與家人一起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艾斯特和丈夫卻苦苦求生。然而當我們問她,跟從耶穌是否值得時,她很快就回答:「是的」。

「我是基督徒,我們知道一定會有逼迫,」艾斯特分享道。

我們與艾斯特在雨中分別時,她燦爛地笑了,並揮手道別。她的故事代表著今天受逼迫教會中的許多人。他們都是普普通通、如同你我一般的人。他們尋求在苦難、艱難和人生的考驗中跟從耶穌。

他們也是為信仰遭遇了巨大的苦難與損失的人——但當逼迫者給他們出路時,他們寧可選擇耶穌。

目送艾斯特離開的時候,我想起了她在最後分享的話:「你聽到了我的話!」她重複著說:「你聽到了我的話!」

有時候,我們所能做的最有力的事,就是與那些受傷的人同在——與他們共同進餐,與他們一起禱告,與他們一起歡笑,傾聽他們。要記住,我們在基督裡是一體的。敞開的門事工的意義就是:與受逼迫的人同在,陪伴他們。

請記念艾斯特一家,他們在異地繼續跟從基督;也請記念伊朗的其他基督徒,此刻他們正被迫在耶穌和祖國之間作選擇。

*出於安全考慮,我們隱藏了當事人的身份和真名。

—–

寫信給受逼迫肢體

2018年12月,至少有150名基督徒在伊朗被捕;2019年初至今,再有9人被拘留。這些鎮壓提醒了我們,因為相信耶穌是神並向他人宣講真理,另外還有數十名基督徒被監禁在伊朗獄中。就讓我們一同來鼓勵其中4名弟兄姊妹:拿撒、以巴谦、維特牧師、沙米蘭。寫信給受逼迫肢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