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北部,性暴力倖存者以繪製自畫像來分享她們的故事,因為神以喜樂油代替悲哀。

九名婦女自豪地展示她們充滿活力的畫作。每一幅自畫像都閃爍著金色淚水,向世人講述她們的故事——暴力襲擊、憤怒和羞恥的故事;但也是醫治、復原和希望的故事。

2018年9月,敞開的門在尼日利亞為這些女性開展了一項創傷治療計劃。她們都是富拉尼武裝牧民或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博科聖地的性暴力罪行受害者。在各個治療環節中,她們分享並處理了她們的痛苦,學習到關於創傷對生活的影響;在一個學習繪製自畫像的工作坊,她們還將自己的作品縫製在織物上。

來自英國的藝術家漢娜 (Hannah Rose Thomas) 引導婦女們繪製自畫像。「這很有趣,有很多歌聲,歡樂的笑聲和微笑,特別是在縫紉過程中,這美麗極了。第一天,婦女們都悶悶不樂。有些人說,因為她們經歷過的事情讓她們心情沉重。

「繪自畫像背後的目的,是要肯定女性和建立她們的身份認同。藉著使用當地美麗的布料,肯定她們作為尼日利亞婦女的身份。繪自畫像也幫助她們了解自己作為神的女兒的身份,在神眼裡的價值。婦女們有權利藉著繪自畫像發聲,並且為尼日利亞的其他基督徒婦女發聲;婦女們因為「基督教信仰和身為女性」而加倍容易受到傷害。

克里斯蒂安娜:我很高興來到這裡,我得到了很多鼓勵,我感受到你們的愛。

比純斯*是尼日利亞的一名創傷護理工作者,她看到自畫像對每位女性帶來了顯著影響。「一些婦女從來沒有拿過鉛筆,但現在竟然畫畫。你可以看到她們意識到:哦,我有價值,我很漂亮,我是按照神的形像創造的。」

尊嚴可以恢復她們的自我價值。漢娜會告訴她們:「哇,你做得很好!」每個人都說:「哇,這很美,這真是太棒了!」這給了她們勇氣,這不是她們通常聽到的。由於她們的經歷,她們經常被告知『沒有價值、沒有用』。但現在,有人告訴她們『你做得很好』,所以,這是對她們的鼓勵。」

比純斯在休息期間與艾莎聊天

12歲的佛羅倫薩是創傷護理中最年輕的參加者。「參加了兩天課堂後,我開始感到快樂。」

拉迪藉著課程重新發現了自我價值。「以前,我不懂握筆或做任何事情。現在,我學會了如何畫畫。我畫了自己,今天早上我看著它時,我看到我有多漂亮。如今,我充滿喜樂,因為我學到了很多,看到了我生活中的許多變化。我很感恩。我要感謝世界各地的弟兄姊妹,支持我們有這個計劃。」

拉迪被博科聖地俘虜並強行結婚,生下兒子伊曼紐爾後,她逃脫了。

 

甘寶憶述創作自畫像的過程:「我繪畫的時候心情複雜。起初是憤怒和苦澀,因此我畫自己沒有笑容。但隨後的感覺是快樂,知道神愛我,仍然保護和照顧我。」

甘寶遭到一名富拉尼男孩的襲擊,還沒有完全康復。

對恩慈而言,該藝術項目加強了她的力量和信心。

「我非常高興。我以前從未用過筆,這是我第一次寫下自己的名字,甚至畫了自己的臉孔。我想感謝所有為我祈禱的人和支持我們的人。謝謝!」

恩慈是七個孩子的母親。她被博科聖地綁架,作為一名「異教徒」,被強迫結婚,並生下了女兒莉希拉。回到家後,創傷並沒有結束,因為她的丈夫打她並拒絕莉希拉。值得慶幸的是,創傷工作坊不僅為恩慈帶來了治療,也為她的丈夫帶來了治療,因為她將學習到的在家庭中應用。「我只想感謝神。我的丈夫改變了,他開始喜歡莉希拉,甚至還照顧她。」

艾莎的家被富拉尼武裝份子襲擊。他們在房子裡看到聖經後便帶走了她的丈夫,然後其中兩人強奸了她。幸好,她的丈夫幾小時後回來,並在艾莎克服創傷的過程中支持她。

繪製自畫像,讓艾莎得以抒發感受。「當我畫畫時,我充滿了痛苦。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心情沉重,因為我村裡發生的事情仍在發生。但是,在過程中,我看到神如何看我、如何評價我。過去發生的事,唯有神才能夠安慰我。」

「課堂中我學到了一節經文,神應許有一天祂會擦掉我們所有的眼淚。我們所面臨的所有痛苦和憂慮,總有一天祂會挪去。我知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所以,我希望所有和我有同樣經歷的人知道,神會在其中帶來益處。」

蘭柏宮展覽

漢娜回家後,在2018年冬季在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蘭柏宮展出這些畫作。漢娜在2019年福布斯歐洲30名30歲以下的作品名單中被提名。這些畫作更會在今年11月在聯合國和英國政府主辦的PSVI會議上展出。

漢娜在蘭柏宮的展覽牆上整理艾莎的肖像。

「我畫的女性肖像與她們的自畫像並列展示,這是訴說故事的一種方式,我想告訴大家,無論她們有甚麼遭遇,這些婦女都有著神聖的價值。性暴力帶來了許多恥辱,我想通過使用金箔和青金石的珍貴顏料來呈現出(傳統上用於聖母瑪利亞的繪畫中),她們在神的眼中是多麼珍貴。儘管她們已經抵抗恥辱,我想盡可能地傳達她們的力量和尊嚴,表明這些婦女並沒有被她們所遭受的痛苦所界定。」

每個婦女的肖像與她們的自畫像在蘭柏宮並列展示。

「婦女們信任我們,希望我們分享她們的故事,我非常感動。聽到她們遭受的暴力對待,特別是它的普遍性時,我十分震驚,難以接受。如果她們的故事沒有引起政府和聯合國的注意,那麼,她們仍然是不被看見,不被聽聞;而參與決策的人亦不會知道,國際社會不會施加壓力,改變事態。那麼,逼迫事件將繼續發生,作惡者繼續逍遙法外。」

漢娜向坎特伯雷大主教賈斯汀·韋爾比展示婦女肖像和自畫像。

在蘭柏宮牆上懸掛的畫像,是要告訴世人尼日利亞婦女因其「信仰和性別」而發生的事情的真相;並且要為她們和她們代表的無數其他婦女帶來公義和改變。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婦女們的臉孔也被隱藏起來。

—–

尼日利亞《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2位。年輕的基督徒婦女時常遭到博科聖地和富拉尼牧民的綁架、性侵、強姦或被迫嫁給穆斯林。

【雙重逼迫】分享會——海倫娜‧費沙(敞開的門全球性別與逼迫專家)將於6月25日至7月3日來到香港和台灣,與教會分享基督徒女性如何比男性更容易遭受逼迫。

—–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3:2)。請繼續為全球受逼迫的教會禱告,並以捐獻來支持他們。你的支持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