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爾·詹森

這張照片是安得烈弟兄和阿爾在加沙散步時拍下的。注意上面那個拿著玩具機關槍的男孩。

歡慶開齋節

一年一度為期一個月的穆斯林齋戒要結束了。過去幾週以來,穆斯林每天從日出到日落戒吃戒喝。每天直到日落時分,他們才開齋吃飯。

安得烈弟兄和我曾參與這樣的晚宴。坐在穆斯林國家的餐廳裡,看到每張桌子都坐著客人,美食琳琅滿目地陳列著,卻沒有人動手去吃,這很不尋常。我們一同等待著附近的清真寺宣告太陽落山,然後才開始吃。這是獨特的社群體驗。

2002年12月齋戒月結束的時候,安得烈弟兄和我就在加沙城內。凌晨4點,附近清真寺的擴音器開始呼喚大家禱告。大多數日子裡,這宣召只會持續幾分鐘,然後我會再睡覺。但這一天是 Id al-Fitr——開齋節的第一天,節慶的廣播會在整個城市裡持續數個小時之久。人們大聲唱誦古蘭經,祈禱和講道的聲音都被大聲放送到我們公寓房裡,使我頭痛不已。

這些嘈雜的聲音終於結束了,安得烈弟兄和我就出去散了個長步。在城市中心,大多數商店都關著門,唯獨食品商鋪開著!人們享受著沙拉三明治、新鮮出爐的烤餅和烤肉串,使廣場上充滿了美妙的氣味。一個月以來頭一次,大家可以在白天享用美食了。巴勒斯坦士兵帶著笑容向我們行禮。兩個男孩上前來找我們要吃的。安得烈和我給了他們一些糖果。

無論走到哪裡,孩子們都一擁而上圍住我們,他們穿著新衣新褲——過開齋節好像我們過聖誕節,父母親會以新衣服作禮物送給孩子。一群孩子請求我給他們和安得烈弟兄拍照。照完第一張後,我留意到一個男孩拿著一支玩具機關槍。那天晚些時候,我見到幾個孩子在街頭玩起了「向以色列發動聖戰」的遊戲。該國的英雄照片(在兩個起義中被殺的殉道者)貼滿了整個城市的電線桿和牆壁上。顯然,許多孩子都渴望加入這些英雄團體。

聖戰士的追悼會

我們在回公寓的路上,路過一個擺著數百塑膠椅子的開闊區域。一個身穿黑色西裝帶紅色襟花的男子趾高氣昂地站著。其他男子都熱情地向他致意。這是巴勒斯坦人的追悼會。那個人認出我們是外國人,就用半吊子英語向我們解釋:「我們是在慶祝我兒子的殉道,他3天前在齋戒月第27天去世的。」

我們趕緊表示哀悼,那人卻催促我們加入聚會,並邀請我們成為穆斯林。他為兒子進入天堂而無比驕傲。他帶我們進入尊客的席位,用果汁、新鮮海棗和糖果招待我們,那位驕傲的父親還向我們傳教:「安拉才是唯一的答案。不是(當時的美國總統)布殊,不是阿拉法特;不是歐洲或者美國;惟獨安拉。」

有個出名的商人坐在安得烈弟兄身邊。他說的英語十分標準,也沒說太多話,因為這個驕傲的父親不斷向我們佈道。當這位商人起身離開時,我們明白可以禮貌地離開了。

為進天堂而犧牲

我們兩人被這次經歷深深觸動了。

有三個兒子的安得烈反思道:「這個人失去了兒子。如果我的一個兒子死了,三天後,我能夠在見證中有如此的自豪和勇氣嗎?」

我們回到公寓,安得烈哀傷地表達了洞見。「我想要談論耶穌,但沒有機會,我一句話都插不上。」他搖著頭說:「那位父親聽起來十分可信、真誠;洋溢著喜樂和滿足——因為上個星期他的兒子還活在苦難中,他相信兒子如今已在天上的樂園中。」

我帶著嘲諷地說:「而且還跟70個處女在一起。」(廣受穆斯林接受的一個信念:由於付出了犧牲,殉道者會得到充分的肉慾滿足,包括70個處女。)

安得烈看著我,眼中閃著悲哀。

「你認為那是這位父親快樂的原因嗎?你知道穆斯林相信一個人只要在聖戰中殉道,就得以自動進入天堂嗎?那是他們上天堂的唯一『保證』,而且殉道者還能夠帶70個家人和朋友一起進入天堂。」

「所以這位父親知道自己會因為兒子的緣故而進入天堂嗎?」

「沒錯。這是我的理解。」

「這聽起來比享用70個處女更有力地推動一個聖戰者。」

「我們可以從這個人的熱忱中學習。」安得烈弟兄暫停了一會兒,然而說出了這句震撼人心的話:

「我們明明擁有永生,行事為人卻好像沒有一樣。穆斯林明明沒有永生,卻彷彿有一樣。」

—–

定期獲得有關受逼迫教會的【禱告提醒】